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8|回复: 0

屏风诗群:黄浩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9 15:3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屏风诗群:黄浩的诗


黄浩,男,86年生于四川达州。《屏风》同仁。现居成都。





致无用者书


雨水敲打着天花板
门外无人走动,即使有人走动
也无人听见。你房间的
玻璃窗户关得紧紧地
透过玻璃可以看见
墙角的旧式摇椅
但无人坐上去与你谈论生活
面对窗帘与窗户的阻隔
我也只能苦笑着默默走开
站在雨水洗净的马路
我想起一个关于雨水的比喻
我念到“拳击与拳手”
顿时你的诗句猛的向我飞来
我喜欢你坚硬的骨骼
并学习像你那样
高傲、冷漠、热爱死亡
我不曾真正学会死亡
十年过去了,在另一个省份
我拒绝像你那样割开喉咙
用鲜血书写热腾腾的金句
这二十多年,活着
仍是我唯一的成就
这些年我过得踏实
并尝试着用诗歌
教会别人怎样过得踏实
已不再介入政治
不再争吵,与朋友或者敌人
不再抱怨公平,或者相信爱情
这就是现在的我
三十年后读你的诗
你的形象依然坚实
你是英雄,也是平民
是歌者,也是聆听者
是唯一,也是任何一个
但时间击败了你
另一个阿基琉斯
我只能在文字中怀抱理想
不成为被你鄙视的懦夫
雨水敲打着天花板
我又一次感受到了
你心脏有力的跳动
犹如筑路工在山间引爆一个雷管




火车行纪


整个车厢安静极了
睡者的鼾声代替了过往的脚步

这里是湖南,好像我依然在红军亭
用革命的嗓音向春天致敬

从四川到湖南。多汁的身体
像一列奔跑的火车,闯入孤寂的夜色

火车垫子上,抱在一起取暖的人
犹如抱着一只骨灰瓮

火车向前,山川的景象
就是国家的景象,刚从衰亡中醒来

哦!火车,那是割断的静脉
用睡梦向令人羞耻的运动报丧

平原辽阔的视线传来
钟声。太阳跃动如巨鸟举翼




诗艺


乘坐驶向阴影的列车
八年过去了,我还坚持
吃发霉的面包
饮用被蒸馏过的水
我也坐过你位置
发出你那魔鬼的尖叫
但我不曾发出自己的声音
我的声音也不为那终点的汽笛而发
火车向前,小机智向后
我在阴影里
拒绝成为一个醒目的人
铁路沿线爬满了早熟的五月莓
我激烈的言辞,也带来同样的成熟
铁路沿线到处都是阴影
铁路沿线有那么多树
但没有一颗适合做成棺木
发出明亮而漆黑的呜咽




冬日


下雪后透明的野外
松树耸立且虚无
马在马厩里奔驰
掘冰人在劳作中呼出洁白的气体
沿着围墙散步
来来回回思考易腐的肉体
这颗沉闷的心
在正午的光照下
也显得异常坚固
松鼠在树梢弹射
嗖地一声就没了
只留下被大雪压弯的树枝
发出脆响
人们惯于小憩片刻
宁静的午后
仍不断有雪落下
我沉醉于行走
而烤火者庆幸
有木炭增加了冬日的温度
温暖不属于我
我自顾自的走着
一刻也不会停下




雪赋


今天是一年的倒数第二天
狂风夹杂着阵雪
覆盖山峦、坡屋顶、白色立柱
户外极寒,英雄隐没

原野,睡在寂静的雪被之中
我划燃火柴,点亮室内
幽冷的空气尾随我
就好像出自我身体的一部分

如此孤独,不必孤独
消散的雪粒于昨晚重又聚集在一起
我也再次来到深圳
就好像动了一次不大不小的手术

缝满沧桑的脸,渴望重新回到雨中
就好像巷子里有一壶煮沸的雪
在等着款待我。为聆听者而下的雪
悄无声息的落着

树枝,发出沉重的颤音
被截断的流水,凝神敛气
动听的音乐。预示着虫子的死亡
良夜,消磨着我的肉体

今天是落雪后的第二天
雪,刚刚传授给我一则新鲜的知识
跳动的光线穿过墙壁
像一张被割裂的脸





来自群组: 无界诗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