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3|回复: 0

《磨擦》(第7期)2018.11.1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8 16:51: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开卷语

有话多说,无话少说。看到一栏一栏快出栏的猪还在纸迷金醉,岁月静好,死到临头还不自知,香香的,壮壮的,我就没了说的冲动。看到以非洲猪瘟的名义,成千上万的,被挖坑深埋,我是对猪们是可怜呢?还是可怜呢?还是可怜呢?


                       —-凡斯

                     2018.11.19.

IMG_0189.JPG
管党生:《诗三首》


笑人者笑己

看见他每天疑神疑鬼
分析着子虚乌有的斗争形势
我总想起十年前
我手持红蓝铅笔
在世界地图上
将我估计诗已传播到的地方
画上红太阳
在感受一大群红日围绕中
被欲望烤入梦境



匪夷所思之

一开始他身边
真还有几个
说得过去的体面人
但他不给体面人面子
体面人走了
后来换了几个老实人
他总是欺负老实人
老实人沉默了
最后这个喜欢惹事生非的家伙
每每起哄
身边只有几个小阴阳人叫嚣
对方一操起家伙
他们就抱头鼠窜



什么问题对于她都不成为问题

她美丽干净
美丽的人不多
干净的人也不多
美丽干净的人更加不多
她的精神也美丽干净
所以她总是年轻
所以她不知道世界的肮脏
肮脏也和她保持距离



IMG_0190.JPG
义植:《去你妈的》(四首)


去你妈的

去你妈的科学
我不需要

去你妈的迷信
我不需要

去你妈的昨天
我不需要

去你妈的明天
我不需要

去你妈的爱情
我不需要

去你妈的活着
我不需要

去你妈的我
我不需要

去你妈的逼
我不需要

2018.10.15.



义植醒后

老子睡着了
老子睡醒了
你猜睡醒后
老子想什么
老子在想
原来还能醒

2018.10.13.



我的三位马爷

马克思是我的初恋情人
我曾在朝霞一般的青春
迷恋上他的大胡子
捧着他的书我想到人类
想到斗争
是活下去的凭据

马化腾把整个世界收缩在
小小的芯片上
却无限扩大了
我对人类命运的关心

马云吸引我
在淘宝支付宝上每天刷钱
红尘滚滚网络无边
我每天刷钱刷得
如痴如醉忘乎所以

2018.6.1.



墓地残菊

墓地里
风摧草木
残菊零星
祈祷安睡的人们
别掀开沉重的墓盖
一种力量被水泥封住
晨雾在诉说魂灵的迷茫与落寞

摩托车停在山下
我独自继续攀缘山崖
去年,我把光明花当做菊花
采摘了半天,被人笑话够
我还是把那些形状的花朵带了回来
邻居说我傻得可爱

今年我不惊动一朵花色
清野的香,弥留在山间
找不见去年的这个今天
我采摘的那一朵一朵
金黄的野菊
它的花梗是否更新

墓地,坟头,白色的花圈
依然

2018.11.19.

IMG_0191.JPG
凡斯:《猪行漫记》(2




我屁股上挨了一戳

一不留意我屁股上挨了一戳
每头猪屁股上都挨了一戳
我怎么扭头都看不见自己屁股上一戳子是什么字
我看见一片猪猡们的屁蛋上都是大红戳子
全是已讫两个大字
我一抹屁股
满手全是红

2004.2.27.




坐在猪尸上喝酒

下半夜老德嗑嗑碰碰摸过来找我喝酒
提两瓶烧酒
他已经喝高
抬手摸到天花板
他双目充血
抱着我痛哭
我知道他已经喝得够高了
抱着我大腿
往鸡巴上乱亲
我说快放我下来
我倒栽葱挂在铁钩上
听到我喊他突然他不哭了
好像酒也被吓醒了
舌头打着死结
话也撸不直
说我在天上飞
我说飞个鸡巴毛
你先把我弄下来
他说停不下来了
接着又哭
他以为我被做成了肉肠
他把我从钩子上拿下来
搁在砧板上其实是扶我在猪尸上坐下
一小时后他倒挂在铁钩上
走出老远还能听到他鼾声如猪

2004.2.28.




我抱着颗猪头痛哭

我就是想哭
今晚我就是想哭
看了你们的回帖我就是想哭
老爸完好
老妈也没死
今晚我家不死人
我今晚就是想哭
想痛痛快快抱头痛哭
哭到哪算哪
哭成啥算啥
我想鼻涕眼泪一起哭出来
干嚎也好
哀号也行
就是不想再压抑自己
弄得今天猪不像猪人不像人
我做人窝囊
做猪也不精彩
今天我就是要好好为自己痛哭一场
今天我谁都不死死的是我自己
我从屠宰场地板上捡起一颗猪头好好地痛哭

2004.3.9.




一口气跑出三百里地

我从屠宰场出来
一口气跑过肉联厂大门
我不是走大门是从大门边上翻围墙
我出肉联厂直奔一条小路
一口气跑过一块旱地
这时的天很黑我不知道两头的旱地里种的是什么
我斜穿过这块旱地
一口气跑过一条田埂
一口气跑过一片甘蔗
我一脚高一脚低
毫不择路
我一口气绕过一座村子
一口气跑过一道土墙
一口气跑过村后的茅坑
我不敢停下来
狗叫得太急
我一口气跑过一片小丘陵
一口气跑上一条公路
这时的月亮开始出来了
照得四周的山丘起伏
我一口气跑过一片厂房
一口气跑过一个大湖
一口气就跑过了大山
我不敢停下来
天边开始发亮
我一口气跑过村庄平原
我一口气横穿了京广线
手机突然响了
这是老德的手机
你到家了吗
明天晚上赶不回屠宰场你就等着吃炖女儿肉吧
五分钟后我反应过来了
我一口气转身就往回跑
我一口气跑过京广铁路
此时两列火车擦肩过去
我一口气跑过村庄平原
天已经开始大亮
我一口气跑过庐山
一口气就来到了大湖边
大湖上已经看到了船
我一口气跑过一座水泥厂
三四条高大的烟囱上冒着灰尘扑扑的白烟
厂房破烂不堪
我一口气跑上一条公路
一口气跑回那片小丘陵
跑过村后的茅坑
茅坑上已经蹲满了人
我一口气跑过那道土墙
一口气绕过这座小村子
村子的人在一旁观看
我一口气跑过一片甘蔗
一口气跑过一条田埂
我斜穿过那块旱地
两头的旱地种了好几种蔬菜
我一口气跑上一条小路
一口气直奔肉联厂
我不翻围墙直奔大门
一口气跑回屠宰场
一口气看见一批新猪挂到铁钩上
我一口气跑遍了屠宰场

2004.3.12.




我改变方向往济南跑

在一口气跑出肉联厂后
我曾躲在甘蔗田里揣摩给谁打电话
谁会让我躲一躲呢
谁会不顾一切救我呢
默默说过在革命年代小蝶是跟你闹革命掉脑袋的女人
文竹才是落难时不顾一切窝藏你的女人
我没跟文竹打电话
我不能太相信默默的话
这世界是男人都妒嫉我
有机会都想灭了我
我应该给谁打电话呢
给家里的老婆打电话
给广州的迢迢打电话
给上海的紫子打电话
给深圳的小桥打电话
给北京的凤鸣打电话
给南京的代薇打电话
给江西的何蓉打电话
给重庆的康莉打电话
给曲阜的子薇打电话
给松滋的阿芳打电话
给叶红红打电话
给我的初恋情人打电话
还是给小蝶打电话
这些都是我爱过的女人
这些都是为她们写过情诗的女人
这些都是满世界知道的事
我找她们就等于找死
我最好找一位刚刚爱上的女人
我不说谁也不知

2004.3.18.




我收到女儿的恐吓信

你叫凡斯,你以前是我爸,可你现在什么都不是。
你跟我说:对你,你爸就像条狗。其实我想告诉你,你在我心里连狗都不如。
我现在就把你杀了,跟那个叫小蝶的一起杀了。
你骂我贱,可你不知道你比我更贱。他们说你真性情,其实你比谁都虚伪。
就你和小蝶那点破事你就嚷嚷了一个世纪。
你以为你那是伟大的爱情,其实你那叫厚颜无耻。
就像当时我嚷嚷着我爱浪子一样。
你总装清高,
你说你比我好,你哪点比我好了,你不过就是伪装的技术比我好。
你说你看到我真悲哀,
我看到你何尝不是。我更可怜你,我觉得你比我悲哀。
你在论坛给她回帖,
看着叫我恶心,
浑身毛孔都竖了起来,
这时我才证实了,
你的确比我无耻。
我一边看着帖一边想着怎样把你们都杀了,
然后剥光了你们弃尸街头。
或者让你看着我怎么折磨你爱的女人,让你恼怒得自己一头撞墙上。
也可以看着你,
抱着她的尸体,痛哭流涕。

2004.3.21.







诗人管党生到黑龙江扎龙湿地丹顶鹤故乡,凡斯听月艺术工作室,与诗人、画家听月合作《垃圾行天下》作品。

诗人、画家凡斯诗行天下至泰国,与泰国人妖合影。
IMG_0192.JPG
凡斯在北京宋庄工作室作画。
IMG_0198.JPG
音乐家、诗人向奕澎和他的作品《黑美人》。



凡斯绘画作品:

IMG_0193.JPG

IMG_0194.JPG

IMG_0195.JPG

IMG_0196.JPG

IMG_0197.JPG

IMG_0199.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