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3|回复: 0

《磨擦》(第9期)2018.11.2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8 17:17: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开卷语

开卷语的宗旨:有话多说,无话少说。我这期就少说点,刚跑了小半个天下,从最东北跑到最南边,从国内跑到国外,爬了一次墙,翻了一次猪圈,在泰国看了人妖,看了成人表演,看了街上僧人托钵化缘,更切身感受到我是一头猪。我还见了诗人蒲秀彪和大月亮,感谢他们的热情款待。好了,我刚看到哑柳有一段文字,很能代表我的一些心情,就让它代这期的开卷语吧,下面是诗人哑柳的那段话:

中国文人酸,中国诗人更酸。就因为名利二字,这个群体互相看不起又互相抱团取暖,他们越来越被这个世界边缘化的同时,诗自然也越来越被神化。他们之间仅仅又是文字上的或人为上的一些层面上的学说,和西方文化学说相距遥远,更别说什么思想层面上的了。我根本不担心他们权当五毛或自干五举报我。尽管不排除个别极少数,我是指大多数不会举报我。因为,中国式"臭婆娘的袜子又臭又长"的伪文化写作使他们以疲劳抗争和被接受的心态一直使他们乐此不疲!所谓的五千年历史文明价值观形成的肿瘤,该动大手术了。第一步,我若无能,必先远离!



                          —-凡斯

                       2018.11.30.

IMG_0210.JPG
大月亮:《黄山头的疯子》


疯子

小时候
看见疯子
总要跟在他们后面走一段
我很奇怪
他们疯了
怎么还能活下去
现在
我看见疯子
仍然要跟在他们身后走一段
我在学习
像他们一样
活下去



虚幻的美

雨水太多了
凌晨的圆月更像泪珠
不留下湖的那面镜子
云朵照不见自己的容颜
刺杉卫兵一样值班
鸡大鸟似的歇在柿子树上
女子的小溪时常跌成瀑布
攀岩的鱼儿总会有人抵达
知了为什么叫
空气中隐隐有爱的气息
幽灵们在物质中为所欲为
荷花池不能清洗毛笔
次数多了
眼前会出现墨荷图




回车就是诗人

打一句话
回一下车
打一句话
回一下车
一首诗就写成了
就这么简单
不管你打什么话
都可以
打几首诗
你就成了诗人
别问为什么
没有什么理由
实在要有一个理由
我只能说
科技改变生活




杜十娘后传

杜十娘投江后,
李甲看江水平稳,
遂打电话给国家救水队。
救水队捞起绝大部分珠宝和杜十娘的尸体,
李甲拿出一个玉圈作为酬劳,
国家队说他们发工资的婉拒了。
李甲对买家孙富说,
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打个九折吧退你一百两,
你把人带回去埋入祖坟,
买家抱着杜十娘哭哭啼啼走了。
李甲衣锦还乡,
娶了三房老婆,
过起神仙般的日子。
偶尔想起十娘,
李甲认为她挺贱的,
死都要和钱死一块,
难怪做了妓女。




文艺需要批评吗

可能有一个人需要
陈子昂
在鬼都看不到一个的山路上
这时蹦出个同类
别说讲他几句
就是拍他几下
他大约也是极高兴的




格桑花情歌

寒风吹动小草的颤抖
格桑花抬起晶莹的脸庞
许多事物黯淡了光辉
唯有你可以进入来我的梦乡

花开几瓣颜色几许
至今不知道你的模样
喜阴喜阳喜欢牛羊的陪伴
不清楚你的秉性如何的飘香

世人都在种玫瑰
你不施粉黛开在草原上
诗人都在歌颂雪莲花
你轻披霓裳浅笑低吟傲冷霜

做梦的眼睛滴下了泪珠
飞翔的鸳鸯折断了翅膀
归去吧
回到这开满格桑花的老地方

IMG_0211.JPG
哑柳:《我想和自己划清界限》


个人权利与集体权利

你说
突出了个人权利
没有了集体权利
谁想干啥就干啥
岂不乱套
我说
突出了集体权利
压制了个人的权利
关键是
谁有权力
在执行和分配集体权利
到最后
还是具体到个人的执行力
不管任何一个社会
忽略个人权利
而强调集体权利
你必须认清
谁有执行
集体权利的权力
归根结底
每一个具体的个人权利的集中体现即是集体权利
没有个人权利
何来集体权利

2018.09.09.



我想和自己划清界限

我想和自己划清界限
彻底斩断它们的罪恶
先从哪儿开始呢
15元一斤
耳朵20
16元一斤
16元一斤
20元一斤
大腿18元一斤
结果脸最便宜
其他也是
没有一件划算的事
在主人的招牌下
我划来划去
最后
竟然无法和自己
划清界限

2018.11.29.




猪运

在猪圈
不论黑猪
白猪
黄猪
花猪
或者其他颜色猪
也不论在民主国家
或者在专制国家
只要你安心做一头猪
同样逃不掉
被屠宰的
命运

2018.11.23.




岁月

一头猪和另一头猪
又相遇了
它们互相嘘寒问暖
你好呀
你好呀
真好
是呀缘份呀
岁月让我们又见面了
你的猪圈又大了
你的猪圈也高了呀
是呀是呀
好日子真让我们感叹
这么温馨的场面
一直在提醒我
猪圈被感动
我该感谢谁呢

2018.11.26.

IMG_0212.JPG
凡斯:《猪行漫记(第一卷)》(4



什么是垃圾精神

敬天爱人

20111010




做为一头猪在浦东机场排队拿登机卡

前头女士胸罩的背带拧了
真想帮她顺一下

我真怕按不住自己的手

2011.10.10.




我在高速路上看风景

一头猪掉在高速公路
后头的车赶紧绕道
有车差点撞我屁股
甩甩尾巴
咕噜咕噜
大摇大摆
走过收费站

我在高速散步
悠然见修路

天蓝蓝
路晃晃
白云正在翻大山

一声巨响(惨了)
大奔已撞墙
大巴已侧翻
一辆比亚迪
一脚刹车
黄河大货横在路上

天蓝蓝
路晃晃

抬头看风景
低头走高速
整条高速公路
只有一头猪
没有人走路

2011.10.10.




猪也唱红歌

不是你们会唱红歌
猪也会唱红歌
离开肉联厂
我直奔荆州而来
古城墙上远眺了一会远方
像个大领导
顺着墙根又溜了一圈
这是狗的习性
在瓮城里四处拱拱
联想到古代的人实在是聪明
建瓮城就为了捉猪
放我们从外城门进来
两头城门堵上
这是个很好的猪圈
一座瓮城可养一二百头猪
我想找荆州市委和市政府
如果能谈妥
我负责把猪引过来
第二天我得知猪都到重庆唱红歌去了
我急忙离开了荆州
去了宜昌
又从宜昌
去了三峡
再乘飞船去万州转车到重庆
我一到重庆就直奔朝天门码头
我不是来看船的
是来寻找红歌歌咏者
我亲历文革
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
我会唱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
我会唱没有共产党
就没有新中国
很多人围过来
有人说奇了怪了
猪也会唱红歌
重庆重庆我慕名来了
做为一头猪
这是我的理想
我的理想之地
我的圣地延安

2011.10.11.










诗人、画家凡斯在泰国。
IMG_0213.JPG
诗人、画家听月。
IMG_0219.JPG
诗行天下到黄山头。
诗人、画家听月和凡斯诗行天下到诗人大月亮家乡黄山头。黄山头是个奇妙的地方,一镇两府,一镇归两省。这条街以中线为省界,左边是湖南省,右边为湖北省,一人能跨两省。


IMG_0214.JPG
IMG_0215.JPG
IMG_0216.JPG
IMG_0217.JPG
IMG_0218.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