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5|回复: 0

《磨擦》(第15期)2018.12.1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0 19:50: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开卷语

孟浪走了,每个人都会走的。人生非常的短,大部分人没有这种感受,总认为死亡与自己无关,没有危机感,没有紧迫感,没有切肤之感。不管你有还是没有,死亡都会在某一天突然降临到你头上。我和孟浪没有交往,却深有交集。我2005年到上海和诗人默默和李西闽开过一阵子饭店,全国最活跃的诗人当年很多都来过我饭店,上海当年《大陆》和《海上》诗人基本都来过。我在上海的这些年孟浪已经出国,后来好像也回过上海,来过我饭店,像京不特。孟浪来没来过时间久了,记不清了。但是,那些年我和默默、郁郁经常谈起他,他们的故事是我们那些年的谈资。人生不管能活多少年,都是很短的事,今年我身边的熟人就走了好几个。我经常思考人生的意义,我不想活成芸芸众生,那就得把自己燃烧成历史长河中一个亮点,就算活成一只萤火虫也行。

                            —-凡斯

                         2018.12.16.








IMG_0264.JPG
诗人王藏。
IMG_0265.JPG
诗人孟浪。
IMG_0266.JPG
孟浪致王藏手迹。
IMG_0267.JPG
王藏画孟浪肖像。


王藏:《送别孟浪》


致病中的孟浪

朝霞还不新鲜
太阳仍在惨叫
可你,战友
却被命运推进病床
花白的诗爪
爬满头颅

你曾从远方对我说
巨石与浓雾/都在袭击着道路
我在鲜血中舌头打结
黑得发紫的夜
早将我们眼球的墨汁烧成青烟

战友,可你
如今挣扎在病重的诗国
我们都在沦陷区
魂魄差点抓不住沦陷的躯体

哥们!我早已没有眼泪
可今夜,我的瞳孔还是挤满钻石
流向香江,那座孤独不堪且不断粉碎的港口

而道路无法驱散
这是你说的
我请时间作证
我请求你在陈腐的空间
再次对我颂读

哥们,天真的快亮了!

2018.4.2.




送别孟浪

巨石压天,墙缝渗烟
地火淹灭非人间的睁眼尸骸
肮脏咧嘴,仍把守铁齿的挣扎
——壳粉碎,蛋黄里的钻石奔赴未来

这是绝地流星将黑洞开肠破肚的时刻
这是耻辱的黎明被野生胡须揉烂成废墟的时刻

滴血的头颅,压垮一切履带
将所有沦陷的重量,油渍和谎言
洞穿

词语以失败的面具
赢取着末日的不断失败

魔鬼和小丑早气数已定
自由广场绝不会退场,我们必以荆棘的阵痛
再次树起墓志铭的荣光!

12.12.2018 .




三送孟浪

列宁的梅毒远比喉咙致命,喉咙只能杀死
自己,又拯救无数自己。铁钳夹住分行的
血迹,每夜挤出禁脔的蛋,纷纷砸向红色
的象征。人间被唯物的魔孙占领已久,人
被兽渗透已久,不可容忍的罪恶,莫过于
眼泪不值一钱,莫过于苟活比时间还灿烂
莫过于原子的各自对峙。而脑浆挨着脑浆
稀释,成为润滑油和特供。街道仍是韭菜
捍卫着镰刀,广场仍是转世疲乏的敏感词
屁股们仍在朝着旗帜陆续高升,基因纯正
者们仍各自凿着破船飞奔自身噁心的国度
被遗弃之地遗忘着灰烬的尊严。空气不过
是弹片的组合,鼻孔也不过是尸骨的废墟
走吧,走得慢的或许死得更静,还笑呵呵

12.13.2018 .




四送孟浪

77岁的黄翔白发人送黑发人
一路踏着悲伤,悲伤已经显得木讷
——悲伤一词早远离悲伤

杨春光和力虹也是过早诀别的
一个因暴徒重击头部而导致脑血栓
一个在监狱中重病却不能保外就医

如今你在下陷的香港和医院终归下陷
下陷的针头怎能挽救诗癌呢
何况这癌总把时代卡呛出血

我送你如同再次送别那些熟悉的叛逆者
我知道他们仍在鼓睁双眼
看着死不瞑目的孤独之词

我送你如同送别我自己
我早已唾弃这嘈杂而无味的人间
却还以爱恨情仇的名义装蒜

我送你其实就是送别诗的冤尸
被子弹千疮百孔却还在角落尝试爬起
那被成功者嘲笑的滑稽连我也觉得别扭

朋友们仍在怀念,怀念其实是挣扎
挣扎其实仍是抗拒,抗拒仍是祈望——
无毛无头的鸟,自焚成灰也会腾空自慰

2018.12.14.




五送孟浪

拨开爱恨情仇,我们发现悲的真相
它细嚼慢吞血腥和唾弃,深藏卑微和火把

死能再次敲响颓废丧钟,检验海的肤浅
刺刀的锋尖,一直被雪水清洗

只有流放者才能收留昂贵的寂寞
只有寂寞才能真正喧哗

沉默早已爆发,再次勒死沉默
下一个白夜,绝境依然迎接受刑

硝烟已阴险到无形,抵抗已被苍白到无形
残肢让断腿给自己抬棺

我们写下的第一个字,就是葬礼开幕
掘墓人在前方,闭幕人在后方

过程决定归程
所有粉碎的表达,如墓地的又一声叹息

2018.12.14.




六送孟浪

骨灰席卷蝴蝶孟浪,我以雾霾的孤独
再送扛诗者一程。我必须坚硬拒绝死亡
再次成为数字,连数字也鸿毛暗哑
拒绝毛影的嚣张和自负,吸噬词血,虫豸续命

事件早死透,耻辱者以耻辱营造苟且
我脚踩泡沫宣布:与骨髓无关的舌头失效
与站立无关的站立纯粹殭尸流产
——我以拒绝捍卫共鸣

时代早死透,融入者仅收获降落和钢面
一地浆糊也扶不起被掐灭的姓氏
习以为常的生和死总构成鸡国日常生活
但,我见证:一个自由人的夭折足够时间钻铁取火

2018.12.16.








IMG_0268.JPG
哑柳:《黎明前一阵黑》



黎明前一阵黑

想必
黎明前一阵黑
人们早已经习惯了
它是又一次
革命
我也认为
这是自然规律
哪怕你
或者你们
以此作为要挟明天的工具
不管有人鼾睡
还是假

又一次写下了
以上文字

2018.12.16.



若你的天已经明过

若你的天
昨天已经明过
你努力了
我却没陪你
度过前一晚的黑暗
今天也已经明过
你还是努力了
而我仍然没有陪你
度过那个又一晚的黑暗
明天
天仍然还会明
而今晚
有谁来陪我

2018.12.12.




当!当!当!

昨天的残羹剩饭
我都忘记了
想必
泔水的味道
此时也唤不醒沉睡的猪
你听
猪圈太安静了
它致使墙上的挂钟
疯狂地奔跑
并嘶哑地喊叫





2018.12.16.




一根稻草

一根稻草
死了
有人企图把它救活过来
如果它真的活过来
也是傀儡
毒鸡汤
来时
它的价值观
最终会告诉你
草场被你主人用完时
你仍是一根稻草
大闸蟹被你主人吃完时
你终归还是一根稻草
站队
不管任何盛极一时的左右派
你还是你
才最真

2018.12.15.








IMG_0269.JPG
凡斯诗集
《猪行漫记(第一卷)》(10



我幻想自己是头勇士

骑着高头大马
手握丈八长矛
在祖国大地上驰跑
尾巴直立
四蹄如风
从肉联厂突杀出去
一路杀至中原
按顺序应该是先杀到南昌
再从南昌杀到九江顺便上了趟庐山旅游
为杀不公均贫富又杀到了抚州
杀了土豪劣绅
杀了让百姓活不下去的恶人
我让百姓好好种地不要自焚
把田耕得像婺源
一环一环一层一层
满山遍野的梯田都种上花,温暖的是油菜花
灿烂的是向日葵
如梦如幻的是熏衣草
四季变幻着花样
变幻着颜色
从抚州我又杀到了景德镇,不大的景德镇被我杀得片甲不留
在景德镇逗留不到六小时
我就杀到了婺源
婺源我去过李坑,李坑的猪圈都是风景点
你在里面看风景
人在外面看你
离开李坑
我又策划杀到江湾去
我有一口气跑出三百里地的经验,一口气杀到江湾不成问题
江湾没什么好看,就出一个很普通的人
一个脑袋
两只眼睛
没有三头六臂
还少了我们一根尾巴
顺路还去看了另一个普通的人
也是一个脑袋
两只眼睛
没有三头六臂
也少了一根尾巴
还少了一根鸡巴
听他们讲
她叫赛金花
我从江湾杀上黄山
黄山不公也不少,床价高到没谱
像样的动辄上千
八平方棚屋住六七个人
别说搁不下我的丈八长矛
连我呼吸用的空气都放不下
比猪圈还烂的地方,躺个晚上要两百多块
我交了钱
不去躺
租了件军大衣买了个茶位在大堂上坐了个晚上
当晚我就见有女人被从里面抬出来
我下了黄山
杀回上海
又从上海杀到湖南的长沙杀娄底杀常德杀临澧杀荆州杀宜昌杀重庆杀神农架杀十堰杀上武当山再杀到武汉听第一枪这些经历你们都听我说过了现在我要公布我下来的路线
我杀到中原我要杀尽天下不平事
我还要给自己配副盲镜,拿根丈八长矛,摆个酷姿再
过黄河
取山东
下临沂
上泰山
直奔海边看海

2011.10.22




老师我要尿尿

我会肺不清
经常都在开肺
你每次都跟在后面纠正
我还经常读白字
例如把你带来的涪陵榨菜读成培字
你从不给我留面子
想起你是中学老师
你哪天成了我老婆日子我咋过

2011.10.22.




这是我最想干的事

我说过我要插在你里面睡觉
我这么说我也是这么做的
你说你也好想
我们在一起的这些日子
我们每天晚上都把它放在你的里面
第二天醒来
都在外头
不知道啥时候滑了出来

2011.10.22.




什么亭都有可能就是不叫牡丹亭

这是什么亭
什么亭都有可能
就是不可能叫牡丹亭
我们拖着你的大皮箱累得有点走不动了

2011.10.22.













诗人、画家凡斯诗行天下到海南岛。
IMG_0270.JPG
画家秃头倔人在北京宋庄




秃头倔人绘画作品:

IMG_0271.JPG

IMG_0272.JPG

IMG_0273.JPG

IMG_0274.JPG

IMG_0275.JPG

IMG_0276.JPG


--------------

IMG_0277.JPG

音乐家、诗人向奕澎和他的作品《我们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