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6|回复: 0

《磨擦》(第16期)2018.12.1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0 20:19: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开卷语

有些话在过去我不好意思说,总认为自己是君子,别人认不认为我是君子我不管,我内心知道我是谦谦君子,是谦谦君子有些话就不该我话,纵有天大窝气,也让它烂在心里。古人不是有句什么走你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吗?我现在烂成这样了,我没什么可以羞于启齿的。我要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因为那些人都是傻逼,本来他们走的就是一条死路,绝路,自己找死的路,没路可走就跟着我走,为什么不跟着我走?傻逼,找死。有一年老德请我和听月喝酒,我醉倒了,老徳跟听月说:老头在诗歌界没有朋友。他们都叫我老头。第二天醒来听月把这事告诉了我。一语惊醒梦中人,让我好事失落了小半生。杨克曾经说过:来广州只要你写诗,都是凡斯买单。他说的是你只要是写诗的人,来广州酒肉单都是凡斯买。他说的基本接近事实,我没替别人买过嫖娼单。2000年到2005上半年,我在广州上班,广州大半个江湖归我。典裘沽酒也说过:凡斯老是请我喝酒,我没请凡斯喝过酒。公道一句,那是过去的时代,最近几年典裘已经不止一次请我喝过酒了。后来我离开广州去上海开阿妈潮菜馆,来喝我的酒的不说成千也有上百了,认识不认识的,见过没见过的都来,都是不远万里,都是慕名而来,都是称兄道弟,都是当年写诗这个江湖里一是一的角,报上名来就开喝。只要在写诗这个江湖混出个人形的,在我在上海开饭店的五年,北京望京开饭店的一年,把广州五年也加上,没喝过凡斯的酒的请举手,没和凡斯称兄道弟的请举手!我到现在还能看到这帮人里的好些人的头,还在这个江湖里沉浮,只是这个江湖早不是江湖,是臭水沟。一语惊醒梦中人,我醒来才知道我在这条臭水沟里没有朋友,没有兄弟,全是酒肉蹭客,或叫酒肉朋友。我这人有个毛病,醒了就不会装睡。我开始拉黑和我称兄道弟的酒肉朋友,从最勤快的那位开始拉起,一直往下拉。我要的是真朋友,真兄弟,我相信我会有。我曾不止一次说过:我要一个知己,不分男女,一个能读懂我的,真正需要我的知己,有多更好,没有一个就行,这辈子没有,下辈子的也行。我不会再和傻逼们同乐,我已经过了那个喝酒不拣人的心境。我现在不管写出多少新诗,这个江湖都鸦雀无声,我现在不管弄出多大的动静,君临天下九万里,自驾车把整个中国走了个遍,甚至走出了国门,这个江湖都死一般的寂静,连个咳嗽都不敢咳,连个臭屁都不敢放,统一行动,统一口劲,像串通好了一样。你们以为你们能屏蔽我,你们以为你们能扼杀我,傻逼!你们抬头看看这个江湖,还有哪个50后到现在还能屹立江湖不倒,还在以一个天下为敌!老子能从七十年代一路杀来,就有它的道理。从办地下刊物《绿洲》,到民刊《原创性写作》,到《垃圾运动》,到现在的《磨擦》,走过四十多年,叛逆四十多年,老子随随便便编一期《磨擦》就能让你们露出尾巴,让你们的丑态百出,《磨擦》底下的阅读量就暴露了你们蹲在周边窥探的丑态。《磨擦》十分钟内就能过百,有的一天能过千,最高已过五千,这一切都在悄无声中发生,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一切都在变化。你们等着瞧,老子鄙视你们,这些浸在臭水沟里的生物,这些自娱自乐的傻逼,这些把诗歌当技术活的或炫技或养家糊口的匠人,这些为口语书面语就能嗨翻天的没有灵魂的玩偶,老子真瞧不起你们。你们和老子不是相差几条街,是相差一个世纪。我用一根中指就能写死你们,不信你去问问我的徒弟典裘沽酒,问问我徒弟的徒弟无聊人。我坚信我的朋友会遍布天下,决不是我过去的那帮酒肉朋友。我余生的梦,就是自由、民主的梦,从一头猪,走回一个人,和我有同样梦的人会越来越多。


                       —-凡斯

                     2018.12.17.









IMG_0278.JPG
哑柳:《恶疮》



最近我经常做一个相同的梦

最近我经常做
一个梦
是的
经常做
而且还是同一个梦
确切地说
这个梦
它就是一个噩梦
梦见自己
杀光了
所有的亲人
然后
再惬意的
沐浴在太阳的光辉下
在这个梦里
在阳光明媚的日子
在岁月静好的日子
在所有的日子
唯一的
一片黑暗
我却拿来
做了被子

2018.04.28




恶疮

一个恶疮对我说

我虽然长在你的身上
但最终
我能让你不再感到疼痛
你要感谢我才对
我会对它说

你最终所给予我的
所谓的善良
我的那块肌肉
不再疼痛
也就是
你熟透了烂透了
你也让它熟透烂透了
但是
请你记住
在我所有的肌肉
失去知觉之前
我一定会把你剜掉

2018.04.28




与卫生有关的卫生协议

在我家
哦不
也许在你家
为了改善
所有的
卫生间的卫生状况
我在一张白纸上
恭恭敬敬地
签上了
自己的名字
然后
将它送往
任何一间厕所
哦对了
是送往每一间的
卫生间的
协议
再然后
我又换上
另一张白纸
什么
哦不不不
它不叫厕纸
它叫白纸
上面
写满了
我的诺
我希望
此刻
卫生间
没有一个人
难道
他们全部
回避了

2018.04.27




有人看到了明天或者后天甚至大后天的太阳

有人看到了
明天或者后天
甚至是
大后天的太阳
他们
对太阳的无限热爱
已经超越了
自己的亲生父母
妻子儿女
和任何亲朋好友
我告诉他
不知道你是不是无神论者
但我仍然会认为
你是神
因为只有神
才能知晓天地万物
面对神
太阳
虽然能普照大地
温暖万物
却不能
随心所欲地
释放自己的能量
而你是神
而且还是万能的神
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此时
我又强调了
一遍

2018.04.27




我吃饱了

我向墙内喊话
我吃饱了
我向墙外喊话
我吃饱了
我向天空喊话
我吃饱了
我向大地喊话
我吃饱了
同时
我也向全世界喊话
我吃饱了
我吃饱了
我吃饱了
可是
没有一个人
听我喊话
是的
我望着那么多人
没有一个人
听我喊话

2018.04.27




一室

你被谁
安排
住进了我的房间

你的奴隶
进来了
我的生息地
你若变成它们的主人
在法理上
我已无法抗议
你占据了我的房间
我会对你说
如果
我的生活里
有你的居住方式
未尝不可
但是
当我一步跨进
一个动物园
卖票者
都在哪里

能指出来吗

2018.04.27




看戏没眨眼

看了一场戏
就因为没眨眼
第二天
眼睛
居然又红又肿
我代表
所有没眨眼看戏的人

巴掌
当你使劲儿鼓掌的时候
时间久了
也会红
眼睛
何况不是巴掌
为什么也
要你红

2018.04.26




我不知道那把铲子是谁的

路上
遇见一堆屎
什么屎
已经不重要了
反正它不应该出现在
行人的路上
但是
很多人
绕道而行
而我
恰好见到旁边有把铲子
于是借过来
把屎铲开
用完
我仍然
不知道那把铲子
是谁的
反正它就在路边
旁边没有人
我用完后
将这把铲子归位
并且对它说
谢谢你
同时请你
也替我谢谢你的主人
我想
我的路程
还很长
也很远
兴许
在路上还会遇见下一堆屎
但我不会有任何压力
因为
有很多
和我一起走的
人物和事物
比如
还有棍子
瓦片
砖头
什么的
我相信
不是它们等我
就是我在等它们
今天
我特别
感谢了那把铲子

2018.04.25








IMG_0279.JPG
义植:《诗五首》


出卖

我在家中做梦
监控和猫眼出卖我的梦
我的梦是蓝色的
海洋一般宽广
我的梦
对监控和猫眼说——
你只能看到一点点颜色
而已

2018.12.14.




肉肉

好多肉啊,在人间行走
肉上长着青苔和蘑菇
蘑菇是肉的脑袋
青苔是肉的皮肤

好多肉啊,在世间说话
肉上长着树木,开满鲜花
树木是肉肉的头发
花朵是肉肉的脸庞

好多挺拔的骨头啊
两根两根,十根十根
两根两根的是胳膊和腿
十根十根的是手指和脚趾

埋在肉里的心脏
心脏里有传说中的魂灵
这些玩意儿在夜间出没
呼吸是冷的

2018.12.14.




给诗人画像

以精神病文明建设为中心
坚持三角洲建设
坚持宽衣解带
性生活自理
思想自由
情感放浪
以梦为马走天涯

2018.12.14.






我收集蝴蝶,石头,树叶,泥土
我展开白天,收拢黑夜,然后
我扒开自己的胸膛,掏出心脏
在冰霜,烈日,激流,和大地上
哭泣,欢乐,想象,绽放

2018.12.14.




诗人的春天

噩梦有时
在黑夜,在深夜
探出头来
抵在我的胸口
想要挤断骨头
我一直
待到天色微明
一直
看到浅浅的笑
那依然是夜的笑容

我在无限个时刻
期盼平和友爱的黎明
花儿,树儿,朵儿,星月
都那么忧伤

前十几个世纪
每一片风都有自己的语言
时而温柔体贴
时而恶浪滔天
我从春秋到战国
再来到大唐
遇见了朋友们
朋友们都是诗人
可歌可泣可敬可爱的诗人
想到这里
世界上每个角落
都盛开着春天

2018.12.12.








IMG_0280.JPG
《猪行漫记(第一卷)》(11



做完爱我们一般能做点啥

这么小的单间刚好容下我们俩的身子
心是容不下的
我问你想家了吗

你说不想
我说的家指你原先的家
四川那个家
你问我
你呢
不想

你不想女儿吗
我问
你又搂我脖子
说凡斯
我有你
我什么都不要了

我知道这里装不下你整颗心我也一样

2011.10.22.




我没恋童癖

很长时间都有这种感觉
好像我在猥亵一位幼女
我有很强烈的犯罪感
这种感觉对我们性爱有很严重障碍
我吞吞吐吐告诉过你
我这些感觉
你没听懂
我也就说一半吞回去一半
你一直追问我
我说我有时候觉得你很小
你诧异地看我
问什么意思
我想说
又不想说
我说是这样
你那里我有时特别觉得你像幼女
虽然这种感觉只存在一瞬间
我还是有犯罪的压力
我没说你那里没长开
还存有女童的特征
你说你怎么会有这种怪念头

2011.10.22.




你永远二十八

我相信

2011.10.22.




我爱过的女人你水最多

你是水做的我一点不怀疑
我爱过的女人中你水最多
不是亲眼所见
谁相信
我是绝不会相信
叫床你也堪称一绝
会叫床的女人我偶尔也能碰见
像你这么流水的绝无仅有
刚开始我还以为你失禁尿床
后来见你回回如此
每次我们的床单都会湿出一大滩水
我还发现你的水是从两侧的小孔射出
我知道为什么说妹妹是水做的了
甚至我相信是我捅破了你才会水流成河

2011.10.22.




窝不在豪华有爱就是家

鞋架10.0电饭煲90.0电磁炉210.0电蚊器22.0刀板14.0碗筷铲19.516.0电热杯35.0拖鞋214.5纸巾13.0毛巾中19.0牙刷7.0肥皂1.5/471.5
衣柜60.0床垫75.0枕头33.0毛巾被40.03.0汤匙2.012.0凳、盆12.023.0浴巾18.0不锈钢斗、口盅7.0水果刀2.0碗柜13.0/300

地址:广州市赤沙村南约新街北43402

2011.10.22.




偷偷告诉你我操过一回猪

很多人都以为我和猪混久了受猪招惹
被猪教坏
其实不是
文革时我读初中
天天不上课就学劳动
不是上工厂学拿板锉
就是下农村学习插秧
我们学校同农科所有挂钩
一阵子把课堂就设在农科所
设在田头
设在猪圈里
我喜欢看猪配种
我说的是偷偷喜欢
一帮人被学校组织去参观猪配种
女同学背过脸去兴奋得发出尖叫
男同学傻不拉几发出很傻的还没发育成形的笑声
我属于既没背过脸去也没发出笑声的怪物
稍稍有点脸红
猪是我的性启蒙老师
可以这么说
一点不为过
观看猪配种这一课我印象深刻
觉得种猪很痛苦
不像我们长大后
操得很开心
还很上瘾
我们操逼多是自个寻着去
公猪可不是这样
拽着出来
插不进去还被打得嗷嗷叫
还有一种印象让我印象更深
做把椅子
像老虎凳
后面留个口
里面搁了个瓶子
就这玩艺要让公猪趴上去
还要让它想像这张丑陋的木头板凳是头美丽的母猪
让它往瓶子里射精
也不给老虎凳简单做点装修
做得近似一头母猪也行
起码老虎凳上蒙一张母猪皮
就几条木板几颗铁钉
难为了这些公猪的想像力
现在与猪为伍
就很惦记这事
我就不想操它们
我怕操失败了很丢面子
我操过一回
从这一回过后
经常教唆这些猪们
男猪女猪都教
我把人干的糗事都教给它们
它们有事没事就轮換着摆姿式学习七十二招式
这市道最坏的就是人

2011.10.23











诗人、画家凡斯诗行天下到泰国。
IMG_0281.JPG
画家秃头倔人和凡斯在沈阳街头。




秃头倔人绘画作品:

IMG_0282.JPG


IMG_0283.JPG

IMG_0284.JPG

IMG_0285.JPG

IMG_0286.JPG

IMG_0287.JPG



------
IMG_0288.JPG

音乐家、诗人向奕澎和他的作品《狂人日记》。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