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5|回复: 0

《磨擦》(第21期)2018.12.28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2 20:29: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开卷语

如果人性不觉醒,写什么诗,画什么画,狗屁都不是。艺术不是技术活,而是人性的呈现,而且还是人性的深挖和人性边界的拓展,这才是诗人艺术家该干的活,这才是诗或艺术为什么成为诗和艺术的唯一原因。诗或艺术不是政治,但包含政治;不是宗教,但包含宗教;不是伦理,但包含伦理,人性覆盖之处,都是诗和艺术的国度。人性不光是圣贤性,也是魔鬼性。一切都可以成为诗和艺术,唯独平庸不行。


                             —-凡斯

                          2018.12.29.








IMG_0322.JPG
四马:《那时,一尘不染是一种死亡》



无地自容

他似乎做错了一件事
把一粒老鼠屎
投到清澈的水池
从此,水即蒸发
他将永远看不到湖水
没有了水,天上的云
再也下不到人间
无耻,让他不敢再注视
青花瓷
他将羞愧地活下去
只是他内心一直在惦记
冬天里的青花瓷
更加寒冷更加美丽

2018.11.20



今夜,天上一个好大的白银

没钱,我就悄悄地
躲开时间
让人和事,快速通过
夜里,一只大而亮
的眼睛,从前
它是月亮,是邻家的女孩
今晚,它是白银
照亮了游子不归家的路

2018.9.24



吃大闸蟹

在它临死之前
我把蒸锅打开,说了一句
大闸蟹美味,它蹬了蹬脚
美味万岁!接着它就死去
我把锅盖盖好
蒸气上升,灵魂出窍
接着我就挤芥未倒海鲜酱油
准备一场葬礼

2018.12.8



那时,一尘不染是一种死亡

麻醉过后,一些疼痛
包围了病房。模糊中
一群生活作风正派的人
围着我,包括母亲,长兄
伤囗在脖颈上橫刀立马,我只能
直直地看着一小块天花板
静止。那种从未有过的
侵入,空得发慌。我想毁灭。
让这多余的时间
再一次麻醉。
那时,我多么需要一只蚂蚁
从天花板上走过
哪怕带着死亡的信号




无中生有

这电光,从云层中破茧而出
在空空的天
无中生有。半山腰上
雷声,追赶着豹子。而一只避雨的麻雀
和我的心,靠得很近。它乖顺得
像秋天的葵花籽,排着整齐的弧线布满圆盘
雨声匆匆,淹湿了苞谷地。
而嘈杂的市井,神志庸麻。强迫声
来自卖唱的,和着树上的知了
只有丢了魂的人
才会对路边卖唱的歌,动情。
走在无关的人群中,每个人的眼光,都像是
白天的路灯。在这空茫的街道,多么需要一道光
无中生有。
再来个烂婆娘的雷声,追着负心郎满街子跑
连同笼子里被惊吓的鸟
上蹿下跳
羽毛脱落。不远处,那张家的烤鸭
淋着油滴,香味打湿了巴掌大的一块地。



在阳光下,他从未见过你

在阳光下,他从未见过你
走在偏僻细长的麒麟街,闻着
过期的香水、洗发露
天昏暗,血液是偏冷的
指甲是发蓝的,杂七杂八
的烧烤摊,幽暗的人群
一盏细高的灯,发着灰白
的光,夜来香很瘦
散发着神经衰弱的气息
他企图编辑你的基因,修改
你的轨道,把太阳光粒子
融入你的血液,在白天开放
便于平衡厕所墙壁上的涂鸦
尽管,你有撒谎的天性
我有装憨,受骗的癖好
但,日子是真实的,变天是虚构的

2018.12.6








IMG_0323.JPG
哑柳:《你和你们就是那一片片雪花》



每次天亮不都是红通通的太阳出现在你面前

在黑暗中
你说
如果每次天亮
众所期待的太阳
就会悬挂天空
如果阴天呢

你告诉我
正能量
就是天天都能看到红太阳
但是今天
果然是个阴天
你又说
天阴
是错的
天下
所有的人都错了

你看到过太阳流泪吗
那不是你的太阳
看着它
我也在流泪

2018.9.15.



黑暗中的幸福

黑暗中你幸福吗
我幸福
那么请说说你的感受
如果没有黑暗
我将无法休息
是黑暗
给了我休息的空间和时间

我说的是
黑夜

我说的就是
黑夜


2018.12.28.



供词

每天
我都会写供词
在自由社会
在专制社会
我都在写我的供词
只是
一份是自由的
一份是专制的
而且每写完一份
我都要向全世界展示
我的两份供词
一份是真的
一份是假的

2018.2.8.



并无二致

我不认为我是一条狗
就像你也不认为
是一头猪一样
你在和谁说话呢
这不能怨我
所有的猪和狗
都会向我提出抗议
不要冒充我
请不要冒充我们
如何使你批评一条狗
它吃屎的方式对不对
尤如你批评任何一头猪
对饲料的挑剔是一样的
这个腔调
从来没有改变过

2018.12.28.



你和你们就是那一片片雪花

你说
你们说
北风塑造了
你的
你们的美丽
倒不如说
你们配合所有的雪花
覆盖了大地上
所有的
肮脏
和忧伤
从而
又把大地塑造成
你们的样子

2018.12.28.



半夜

半夜
突然有人喊
快看
天亮了
此时
我在黑暗中
又一次写下了
雪花对我的欺骗

2018.12.28.



所有下雪的虚假性

它在玩转天气吗
它的舞蹈是最美丽的吗
北风说
那是天气
北风吹得更起劲了
哪怕明天零下十几二十几度
雪也许跳的更欢快了
明天

或是今天夜里
大地将一片洁白
它能覆盖谁
多久呢
这个世界好肮脏啊
不知谁又叹息一声
那不是我
一定是被白雪覆盖的
灵魂
发出的哀伤

2018.12.28.



我的断行

我写的每一个句子
都不完整
断一行
再断一行
它与一个完整的人
不相干
目光断行
我不再看到远方
手指的方向
也不再遥远
大脑痿缩
不再思想
我所能想的和所能做的
就是被系统设置好的


交配
繁殖下一代
然后再交由下一代
再一次轮回
这种伟大的正确性
和正宗的传统性
才能与之匹配
句子成熟
不再有新鲜的交集
断行
仍然被后代延续
当我思念完整的句子的时候
不再断行
会不会将是我
对血脉的疏通呢
我什么时候
才能写下完整的句子呢

2018.12.27.








IMG_0324.JPG
凡斯诗集
《猪行漫记(第一卷)》(16

墓志铭

一头猪不是
活成一个真理
是活成一头深刻的猪
蠢人一辈子不会明白

2014.6.30



我做一个梦

很久以前,我说
一个公子哥儿,他说
他女伴在他表壳上写了少爷两字
在回家路上
他被当兵的拦下盘查
当兵的发现表壳上的少爷两字
盘问啥意思
并且撸下他的手表
他们发现刚才被手表压住的手腕上
也有少爷二字

我醉意微醺,她要来一支笔
一笔一划在我的表壳上写着少爷二字
回家路上有士兵拦下我
荷枪实弹
如临大敌
他们发现我手表上的少爷二字
摘下我的手表,刚才被手表压住的手腕上
也有少爷二字

2015.6.4.



失眠者说

我在天空游荡
天还是那块天
改变的是月色
月色变成阳光
猛一抬头十万头猪刚从天上飞过

2015.8.8



我也说说主旋律---中国梦天津塘沽梦

中国梦是我的梦吗
是我的梦为哈不问我呢
我想做啥子梦你不问我你哈能知道麽
你不知道我想做啥子梦你哈凭什么要我替你做梦呢
中国梦不是我的梦
你哈凭什么要我做你的梦呢

2015.8.13



山河破

猪累了
看山河破碎
到处强拆
一路青山绿水
被翻了个底朝天
从四川甘洛出来
猪就闷闷不乐
一不小心误入了一座偌大的工地
夹在来来往往的大卡车中走了一百多公里
2003年逃出来的我
屠宰场那段经历还恶梦未醒

2016.12.20.写于诗行天下途中四川境内.



山是一层一层向远处退去的

山是一层一层的
我在猪圈里的日子
是绝对想象不出来的
我的那些还在猪圈里等待屠宰的伙伴们
是绝对想象不到山是一层一层向远处退去的

2016.12.20.写于诗行天下途中四川境内.









IMG_0325.JPG
诗人、画家张猫



张猫绘画作品:

IMG_0326.JPG

IMG_0327.JPG

IMG_0328.JPG

IMG_0329.JPG

IMG_0330.JPG

IMG_033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