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7|回复: 2

《磨擦》(第25期)2019.01.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3 16:57: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磨擦》(第25期)2019.01.6




开卷语

艺术,当然包括诗歌,看起来千奇百怪,各种宣示,众说不一。其实艺术很简单,无非就两种,一种是舒服的艺术,一种是不舒服的艺术。舒服的艺术是一种消费的艺术,严格说不是艺术,是一种对前人艺术的消费行为,它是前人艺术的繁延,没有原创性,没有创新性,是一种审美惯性。另一种是不舒服的艺术,这才是真正的艺术,艺术家唯一该干的事:原创性,创新性。一切创新都是反常的、非惯性的,陌生的,不适的,这种不适甚至达到让人恶心。新,就是未成有过的经验,在心理上的反应就是不适感。真正的艺术,就是让你不舒服的艺术,甚至是恶心的艺术,这很好辩识。


                         —-凡斯

                          2019.1.6.



165627uz8mm2cldzdvvxnr.jpg
诗人码头水鬼

码头水鬼:《你是剧毒的》


厌世者

我活不久了。
我的舅舅总在重复
这句话。他还经常说:世界
需要一枚氢弹。
这些年,他不看新闻,不买报纸。
睡眠不好,总是
歇斯底里。
有时候,他像一只饥饿的流浪猫疯狂
啃食一块邦邦硬的馒头。
哦,他牙口很好。
春天不欠他什么,院子里月季
如期开放。
他在台历上记录遗言,每周一条。
我一定得了癌症。
他洗澡从来不用肥皂,他拒绝
一切可以起泡的东西,包括活着和死去。

2019.1.6.



我的眼睛

我的眼睛是
一对骰子,它们不停地转着。
它们能够转出
你要的点数。比如两个6,代表一切
顺利。一个4一个6,代表完美。
两个4,代表发财。
一个3一个6代表九九归一。
我的眼睛
忙于歌颂,像楼下的那棵腊梅,在一个
女人面前开得如此灿烂。

2019.1.6.



发条橙子

我日复一日
捶打着一块童年的金子,听它被
敲扁的声音。我的身体
是一个空空荡荡的木鱼——寺庙藏在
袈裟里。女人也在袈裟里。还有
TNT炸药,一只拔光
羽毛的鸡,一两重的问好。我是一个孤独
的人。水仙替我喝水。
窗外一个人替我晒着棉被。
太阳瞎了。
偏光镜里的眼睛把一看成二。我爱上
指鹿为马的女孩。
她看着《发条橙》,吃着薯条。

2019.1.6.



世界打着瞌睡

世界打着瞌睡。
我闻到一股焦糊味,邻居王太太
煎坏了鸡蛋。她总会在午夜
吃一点儿东西。
我也饿了:酸奶是甜的,苹果干是甜的
蜂蜜面包是甜的,库尔勒香梨是
甜的,二个月减掉的
五公斤体重是甜的。爱情也是,它是
易碎的甜品。
我的尿液是甜的,像糖浆,对
一群蚂蚁极具诱惑力。
王太太的
笑容也是甜的,她咬着龋齿,牛排是黑椒
口味的。昙花开了,它朝我笑着。
窗帘后面藏着
一只猫,它蜷缩成一团,像一个受伤的人。
我写的诗也是甜的。



你是剧毒的

你是剧毒的。
带来的孤独腐蚀着我,窗子,茉莉
硬板床,破洞沙发。
喷泉用力喷着——小冰晶里
藏着眼睛和星星。
你是剧毒的。河狸用尾巴拍打着我的脸。
用力捏碎一枚葡萄,地球的睾丸
在脚底下隐痛。
有一种喊叫声,声嘶力竭。

2019.1.6.



镜子谋杀案

那个对着镜子
哈哈大笑的人死了。
他用刀片
和安眠药
结束了自己——他的太太,一个
沉默寡欲的人。
嘴巴紧闭,胳膊上
缠着一块黑布。
镜子被一张报纸盖上。这才是
真正的凶器,他的太太
说出真相:它给人一种虚幻感!

2019.1.5.






IMG_0367.JPG
诗人蒲秀彪。

蒲秀彪:《残雪将退》


小寒

雪还未完全化去
天空又开始飘起凝冻

网络也没有什么好消息
高院法官的卷宗不翼而飞

天冷,我不想动
甚至连吃饭的心思都不强烈

比天更冷的,莫过于一个人的
心恢。千年一脉,万人空巷

千山鸟飞绝,人间路上已积雪。
最厌数九寒冬冷,小寒之后是大寒。



老母猪上树的一次实践

老母猪足够老
至少有五千年
树足够粗足够高足够直
老母猪上树
常被人们挂在嘴边
老母猪自己不会上树
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五千年来
有谁在树上见过老母猪
从来没有人看见老母猪上过树
要看见老母猪上树
同志们,请准备好吊车叉车绳子
把老母猪挂上树
这是一次艺术的实践
也算是五千年来头一回



残雪将退

山头上,树枝上
隐隐残雪

空中飞翔着鸽子
地上悠走着牛羊

残雪之下
埋藏着残忍

残雪渐退
防佛光明再现

残雪将退
我仿佛有了理想

在牛背上弹琴
劝中山狼不再吃肉



差异

我见过长满庄稼的土地
茂密的森林,炊烟,牛羊和小溪

也见过车水马龙的广场
林立的高楼,霓虹,车流和超市

我听过船工的号子,放羊的山歌,土家的花灯
也听过交响乐,独奏,美声,流行音乐会

我喜欢农家肥里生长的粮食和蔬菜
也喜欢工业时代高速奔跑的高铁和飞机

我更喜欢现代化的网络,QQ,微信,支付宝
无论乡村与城市,孩子们都玩上了抖音

东方和西方都是世界的,差异在隐去
幸福的人,不一定都有车子,但都有自由的轮子



若有光

去年和今年并无多少不同
要说新,也就是一场十年不遇的大雪
给面无表情的人们增加了集体的狂欢
雪在渐渐化去
昨天很冷,今天依然很冷
人们在这新旧交替的节点上
致以节日的问候
一些人已经走了好远
就再也没有回来
一些人走来,又从新到旧
我为没有什么能让我特别兴奋而沮丧
不是老了,而是比老了让人更加迷茫
2019我等的一首诗终于来到了
这让我有点兴奋
像一个无神论者终于看见了上帝
圣洁的灵魂得到了永恒。阿门!








IMG_0368.JPG
诗人、画家凡斯与诗人蒲秀彪在贵州铜仁。

凡斯诗集
《猪行漫记(第一卷)》(20

进西藏有个小地方叫盐井

一踏入西藏
有个小地方叫盐井
气氛开始不同
拦路的卡明显增多
我怀疑能不能安全走出西藏

在西藏吃的第一顿饭
就在盐井
饺子一块钱一只
我吃了二十几个饺子
花了二十几块钱

我发现在猪车上的前个晚上
十四个年头过去了
那个到宾馆找我操的女人
把我送上了猪车
有一阵子小蝶认为我说的这个女人是她
不是的
她不是那个把我变成猪的女人
在盐井我想到找她解释解释

2017.8.5.



那个女人是谁

发现我成了猪的前个晚上
在那个私会的宾馆里
我把那个女人操了
在第一首诗里我是这么写她的
白送上门来的白猪
虽然我说女人是一件好东西
不管肥的瘦的都让你上瘾
我实在是有错在先
是我说她是一头白猪
看她剥光自己的身体
我先把她当成一头白猪
还把她操了
后来才有她把我变成一头白猪
还把我弄上了运猪车
她是飘过来给我操的
这点当时我就看到了
我怎么就没引起注意呢
她是仙女
我把神仙姐姐给操了
她是天使
她是飘过来和我通奸的
我把上帝的女人都给操了

2017.8.6.



我骂过上帝女人是婊子

第二首诗里
我骂上帝女人是婊子
还发誓杀这婊子
我不杀婊子誓不为猪
弄得现在我猪也不是
人也不是
圈内反对声音经常拿这事说事猪也不能随意忽悠
当年我怎么也没想到后来我会被公推为猪大大

2017.8.6.



你们究竟是一批什么物种

穿过可可西里
翻过昆仑山脉
夜宿海拔四千八百米的唐古拉兵站
我从格尔木进入新疆
从西藏开始
一路都是安检站
到了新疆南疆情况就更甚
加油站全被三四米高的铁围墙围成铁笼
进去加油得刷身份证得经过严格安检
车得打开检査
猪得全部下车
留在铁笼子外边
政府机关被围在铁笼子里面
政府信得过的在里面
信不过的在外面
军队被围在铁笼子里面
政府信得过的在里面
信不过的在外面
学校也被严严实实圈在铁笼子里面
政府信得过的在里面
政府信不过的被拦在外面
村子严严实实被铁笼子围了起来
政府信得过的在里面
信不过的拦在外面
维族村子刚好相反
我们问能不能进去看看
得到回答是可以
必须政府同意
还得政府陪同
城里的菜市场被严严实实围在铁笼子里
吃根烤串要刷身份证
信得过的在笼子里面
信不过的在外面
城市的广场被围在铁笼子里面
跳广场舞的广场大妈在里面
危险在笼子外面
我们想进广场看广场大妈跳广场舞
身份证刚好不在身边
我们被拒在笼子外面
大妈们在里面
政府和政府信得过的都在铁笼子里面
信不过的在外面
危险和威胁关在铁笼子外面
我们绕着铁笼子转圈
虎视眈眈盯着铁制的笼子内

2017.8.10



真到建党也只能建推墙党

我说过我有个梦想想把猪们都召集起来组建一个政党
党的宗旨是推进民主宪政
真到建党时行不通
现在我被猪们公推为猪大大
按理我在猪们里已经有很高的号召力
但是不行
猪们还是不懂民主宪政是什么东西
跟它们有什么关系
对它们有什么好处
我同它们解释了几个晚上
猪不如都听懂了
要加入建党伟业
猪们就是没听懂
撵下台的前领导更听不懂
因为蠢才被人指定为猪领导人就喜欢愚猪
我思考再三还是放弃民主宪政做党的宗旨
最后组建一个推墙党
我话还没说完全体猪们都举了手
第一届猪圈推墙党全体代表大会就算这么开了

20178.12









IMG_0369.JPG
画家、诗人四马及其绘画作品。




四马绘画作品:

IMG_0376.JPG
IMG_0375.JPG
IMG_0374.JPG
IMG_0373.JPG
IMG_0372.JPG
IMG_0371.JPG
IMG_0370.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 20:15: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凡斯 发表于 2019-1-13 20:13
进来了。

点击图片能看大图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