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92|回复: 0

《磨擦》(第36期)2019.1.2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4 20:33: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磨擦》(第36期)


开卷语


2019我对自己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我不想做猪了。

                        —-凡斯

                     2019.1.25.

IMG_0655.JPG

IMG_0656.JPG

IMG_0657.JPG

今天在上海没故事,照常打坐,一天没出门,开始画画,试试颜色。今后诗行天下当天有故事放当天故事,没故事精彩回放:2018.4.26,在海南岛文昌海边赶海。

IMG_0658.JPG
诗人王藏

著名艺术家高氏兄弟:王藏组诗《词语陷阱》涉及了以启蒙为己任,以改良转型为路径方法的自由派启蒙过程中各个时期所面临的诸种现实问题及其相关判断,囊括了数十年来体制经改极权资本化现实语境下各种认知误区中的关键性词语。这些词语至今仍制约限定着许多人的思维与判断,使人陷入思维误区,且至今仍以覆盖式态势持续的扩大著其常识性认知错误。这或许是王藏之所以以组诗形式进行甄别辨析与表达的原因。此组诗的表达显示出作为诗人的王藏在思想上已然跃出49围墙,精神上彻底逃脱了极权话语系统的牵制,其思考与话语立场已然超越流行已久的启蒙转型论。在此之前,恐怕尚未有任何一位诗人通过诗歌创作对此类现实与政治判断问题及其相关概念词语进行过如此集中的表达。诗歌是否适合表达此类政治思考,其表达的文学性与艺术性如何并非我在此推介的重点和理由,我谨对其关注问题的态度、立场与其思考的深度及其持续言说与批判的勇气和不受成法定见所囿的实验精神表示赞赏。



王藏:《词语陷阱》(组诗)


侵略

我们被外人入侵了
会认定是侵略
而被自己人入侵了
大都不会认为是侵略
还会被误解为
解放

我们在家内家外被外人强暴了
会认定为强奸
而在家内家外被婚姻对象强暴了
大都不会认为是强奸
还会被误解为
家庭矛盾



暴力

一个歹徒给你一刀
毫无疑问
这是暴力

而你在歹徒给你一刀前或一刀后
还击一刀
也毫无疑问
会被周围一些看客或执法者
说是暴力

前后暴力
某类人不区分
且某类人都故作高尚地认为
暴力都是不对的

对于一刀是如此
对于插入你身体的器物也如此

似乎只有放弃行为抗议的语言抗议
才具有此地很多道德婊所赞许的
美德

而且
你的抗议言辞得温柔
否则就是
语言暴力



理性

你身体没他强壮
你打不过他
所以你只有被他打后或搞后
再用嘴巴或文字表达
你这样是不对的

这样才符合
理性
这样才能有
素质



和平

一只幼猪
整天大叫
主人喂食时它还咬了主人的手

一群成熟猪
对着幼猪吼叫
你破坏了和平

甚至
幼猪被众猪
咬断喉咙
打残嘴巴
不用主人动鞭



砧板

砧板也不呆板,是安身立命之地,是国是家
可以在上面
吃喝拉撒睡
唱歌
跳舞
做爱

只要你陶醉
宰下的

也非常有
诗意



原始正义

一个歹徒或一伙歹徒
侮辱伤害或欲杀害一个人
此人无处伸冤
最终给这个歹徒或这伙歹徒一个说法
说是原始正义

一个歹徒或一伙歹徒
杀害了一个人的亲人
此人不久或多年后
找这个歹徒或这伙歹徒复仇
说是原始正义

原始正义被一伙自认为的高端正义者
指责为原始丛林兽性罪犯

而那些歹徒们不管怎么作恶
皆在报应后被认为无辜



宽容

一个人或其家人
被羞辱了
被伤害了
罪犯依然逍遥法外

而围观者替受害人说
我要宽容
否则就是恶



人性化

我想起同监的一个杀人犯
杀了十多人
为了让他招供
他偷偷和我说
他被关进一个小玻璃房
一会儿就响起刀刮玻璃声
唧唧,唧唧,唧唧唧——
极度刺耳
几分钟,他就快崩溃了
什么都招了

我问他你死前最想什么
想过你灵魂的拯救之道吗

他十分严肃地说:
我只想再看一眼女人那地方

我假想一个场景
死刑废除前
某天,人们除了传道和讲大道理之外
还想着给死刑犯
找张黄色图片,最好一丝不挂的
或直接让其与爱人,朋友
或者妓女、妓男翻云覆雨一番
这个社会
就真的有救了

2018.

IMG_0659.JPG
诗人哑柳


哑柳:《猪年》


我已没有人类的食物可晒

我自豪
槽头里的泔水
永远
永远
永远地
足量供应
这不是我说的话
这是主人对我的承诺
我可以
在朋友圈
晒晒吗

2019.1.9.



我对一头猪的妥协

一头猪说
屠夫的尖刀
让我
只剩下
吃喝拉撒睡了
我问它
那你为什么
还要做一头顽强的猪呢
没办法
爹妈给的

我明白了
原来不是猪圈给的
理解
但不会万岁

2019.1.9.



猪年

猪年
有许多有特色的地方
比如
最高猪民法院
最高猪民检察院
最高猪民代表大会
还有更多更高的
猪民XXX
以及
叫不上名字的机构
这些机构
理所当然地
都是为猪民服务的
还有
更多的特色在于
在猪年
所有的猪
都姓猪

我们

你们
都是用猪言猪语
来交流的
猪年
TND有特色

2019.1.9.



哼哼或不哼哼

你哼哼吗
你还在哼哼吗
你仍然在哼哼吗
不管我问你多少遍
哼哼或不哼哼
只要是千篇一律
天下
所有的屠夫
都会对养猪人
说同一种话
生意兴隆
成交

20191.9.



尽放狗屁

什么圣经
什么佛经
什么什么的经
尽放狗屁
其实
有一些无神论者的狗屁
根本与狗无关
你能看到几条狗呢
比方说
人民当家作主

2019.1.9.



相信

在猪圈生活着
猪圈一直比猪值钱
你信吗
我告诉你
我信

2019.1.8.

IMG_0660.JPG
诗人、画家凡斯。


凡斯诗集
《猪行漫记(第一卷)》(29


给野猪们上课

倭瓜地里
我参加了野猪们的行动
把倭瓜一垅一垅都翻过来了
很多根都拱到了土的外头
我们吃不到倭瓜的百分之十
我们嚼碎的倭瓜占全部倭瓜的百分之九十
我唆使它们斩草必须除根
不给人留下任何希望
我教唆它们把毎一株倭瓜都要从藤茎的头上咬断
野猪们的头领很欣赏我
邀请我加入它们的队伍
我给它们上课
讲自由的理论
自由的重要性和自由的理性觉醒
野猪们听得津津有味每次出发去寻食时
野猪头领都会先来咨询我
怎么样觅食才是自由理性的觉醒
本来靠本能生活自由成性的野猪毎天都成堆成堆趴在我跟前等我安排它们自由理性的生活

我想教化它们开启它们没想到在第三天也是第三天一大早它们群起把我赶出了野猪队伍

2017.9.21



落难时代就是我的革命年代

默默说在革命年代小蝶是跟你闹革命掉脑袋的女人
文竹才是落难时不顾一切窝藏你的女人
现在两种状态都到来了
革命年代到来了
我一路狂奔
一路推墙
小蝶我不知道现在她在哪里
文竹倒是窝藏过我两次并且陪我逃亡西藏

2017.9.22



我不止考虑猪的出路我也考虑人的出路

我考虑的是中国的出路
我已经走了七万公里
大半个中国已经被我走完
很快我会走完整个中国
我越来越坚定地认为
中国的出路在革命
而且是唯一的出路

2017.922



做猪之前我混得很体面

在那个年代上世纪七八十年代
我当时在建筑设计院工作
没有知识的年代我显得很有知识和文化
从事着体面的与知识和技术有关的工作
我是最早和本单位女子谈恋爱的人
而且是最被本单位帅帅们热追的那个女人
她是我的妻子
而且到现在还是我妻子
我是设计院第一个下海经商的人
我丢掉铁饭碗
在我周围那拨人里我是第一个腰带上别着BB机的人
第一个拿大哥大的人
第一个驾摩托车的人
第一个开小汽车的人
我也做过几家公司的老总
管最多时两千多人
我也花天酒地纸醉金迷过
天天歌舞
夜夜淫荡
最多时我和六个女子同时保持性关系
直到做猪后我才发现我就是个傻逼人生和猪没有区别

2017.9.22.



两个老者一人一个奶子十分钟五块钱

傍晚你在海滨路上走
随时可以看到各种年龄段的女人在站街
三五成群的有
单个人干的也有
她们站在海滨长堤上或小树林子里勾引过路的男性
听说都是附近工厂里打工的外来女工
一些男人在她们四周转悠
基本是本地低端人口
外来女工白天上班
晚上过来兼职
多多少少
赚点外块

这里价钱便宜公道
打一炮五十块钱
在洗头妹那里同样打一炮一百
在夜总会花两百块钱连一条缝都摸不着

两个老头和一位二十几岁的女子嘀嘀咕咕在砍价钱
一个老头连路都走不顺溜
打炮五十
摸奶十块
两个老头说他们凑十块钱一人摸一边奶子
这买卖居然也做成了

2017.9.22

IMG_0661.JPG
画家朱乙夫。


朱乙夫绘画作品:

IMG_0662.JPG

IMG_0663.JPG

IMG_0664.JPG

IMG_0665.JPG

IMG_0666.JPG

IMG_0667.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