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84|回复: 0

《磨擦》(第43期)2019.2.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9 22:06: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磨擦》(第43期)


开卷语


生命无对错,只有善恶。生命的最高境界是良知,守住良知,就守住本真。诗和艺术是人性的呈现,是生命本真的呈现,守住本真,你写什么画什么都与恶无关。


                        —-凡斯

                       2019.2.9.

IMG_0058.JPG

IMG_0059.JPG

IMG_0060.JPG

上海今天阴天,有小雨。整个过年三天都没出门。年前流感,年后一直风寒咳嗽,今天忍不住下楼买了止咳消炎药。希望国能开化,民能自由,天能转暖,春能快来。这期诗行天下回放为201872日,行至山西五台山,宿朝阳寺。

IMG_0061.JPG
诗人啊昌

啊昌:《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台北印象

远看  就像是
我的家乡
就是那大片
树林子
近看  是榕树  
椰子树
小萱说  是槟榔
那又是什么  我又问
她说是芦苇荡
OK
我们终于
达成一致
那你可不可以给大家
描述一下台北呢她提议
啪啪啪  朋友们一下子
都通过了
我便放开了胆子的说
台北是个淑女
还会写
繁体字



日本投降书真迹

就摆在台北的
中正纪念馆里
是我亲自
看见的

有蒋中正总统的
委托书
有受托人何应钦的
毛笔字
允许拍照
允许留影
我没有留影
我只是一页
一页的
连拍了
5
我没别的意思
我只是想告诉你
日本鬼子当年
向中国人认怂的
呈堂证供
在台湾



看见太平洋

   有天
那么大
正从台湾岛最东头的那头
蓝蓝的
缓缓的



铺向东面的那片叫东海
铺向南边的那片
叫南海

其实  小萱说  地球上所有
的海  都是  同一个海
顺着她的指向
我还看见了山
连着的





蒋介石带去台湾的宝贝

我看见了一些  在台北
还真他妈的宝贝
据说有5496
70万件
包括书法  古画  碑帖
铜器  玉器  陶瓷和
文房用具
还有雕漆  珐琅器  雕刻  杂项
刺绣  缂丝以及图书和文献等
14
看着那些宝贝正在活蹦乱跳
还没被阿里山的少年扫了四旧
也没被烂人阿扁拿了去哄小三
我确实对老蒋和小蒋
都生出了好感



慈湖的由来

慈湖
位于台湾桃源的大溪镇
本不这么叫  小萱说  叫埤尾
是老蒋爷爷到此一游
才改名的
当时  她说
老蒋爷爷看到那塘水
很像奉化溪口的

于是眼晴
一热  大笔
一挥
就把它
改成了
慈湖
从老蒋陵寝
走过去以后
小萱又说  其实老蒋爷爷
跟我的父母一样  也是一名
回不了家的
抗战老兵



小蒋爷爷

这是台湾人
对蒋经国先生
的尊称
你们都知道  小萱说
他是蒋介石的大公子
以及蒋总统二世
想当年  她说  他在台北跺一脚
阿里山就要  抖三天
套用大陆的俗话  他的双手
沾满了无数革命志士的鲜血
可台湾人为啥还这么
敬重他呢
还不等发问  小萱已
自问自答  就因为他
向台湾人民放下了屠刀
还打破了台湾人
不适合搞民主
的屁话

IMG_0062.JPG
诗人唐琼香

唐琼香:《小姐篇》


一举两得

午后的阳光
透入酒店几缕
我躺在床上
听见拉拉链的声音
时间被拉弯……
接着传出哼哼唧唧
当我起身收钱
这个伟岸微黑的男人
拍拍我的屁屁
嘎然一笑:
做你们这行真好
又爽又有钱收

记常宁某酒店



神枪手之一

她来自四川
谁要是轮到她的钟
谁也逃不脱
那双会耍花招的手
不只是按摩
把你拿捏的舒舒服服
更会让你阴茎高翘
尤其是当你
夸老板娘漂亮的时候
更不会放过你
捏得你叫救命
此刻,打手枪多少钱
由她说了算



神枪手之二方式

她是神枪手
我是公认的做爱花魁
有一次
我们讨论,哪种服务更好
我觉得,在客人面前
手部上下运动
实在尴尬
而做爱一躺下去就行
她固执地认为
打手抢
干净卫生利落
让我这个花魁一时语塞
挫了我的锐气



神枪手之三闲时

闲来无事
大家在大房聊天
她一边看报纸
一边讲解国际形式
短发齐肩
大眼睛
玉背滑溜
有时候谈起
和前男友的浪漫事
这时候
她笑得最甜



一语中的

小时候经常听到
隔壁阿姨
骂小女儿芬兰
你这个千人骑,万人钻
的小婊子
我听的是懂非懂
亦觉得脸红
18岁开始
这句话验证在我身上
好像专门为我
度身定做



不如嫖客

我没有真爱
所谓的婚姻与爱情
只有伤害
退去华丽的外衣
男人只是想和你上床
和随意使唤
相比之下
嫖客们真实多了
只是更直接
更有人性
我乐意献出自己的身体
在未厌倦前
继续泡在花房里

这跟高尚无关
只要花朵不枯萎



阴茎珠

正常的褪衫
正常的交欢
突然觉得男青年
不正常
每次抽插
痛得我钻心
喊叫声传遍酒店
在姊妹们的取笑声中
朝他胯下望去
发现龟头旁镶嵌
一颗大铁珠
滚圆发光
我暗暗叫苦不迭
又不敢中断
怕嫖客不给钱
只得继续
把他送上天堂
把自己推进地狱

IMG_0063.JPG
诗人、画家凡斯,诗行天下在东北与路边出售自产瓜果的果农合影。

凡斯诗集

《我本垃圾》(1



A


爱之心

我喝多了母爱的乳汁,
变得再不知满足,
我心在膨胀,
追求星星,追求岩浆,
我要宇宙给万物换个全新的太阳。

我给人们爱,
但人们却从我身边躲开,
我听到人们诅咒我,
恨我有那狂妄的欲望。

我变得孤独,苦闷地躲进自己的心里,
喝四肢的血,残忍瞧
哺自母亲又将无私赋予
的爱,在心中干涸。

我知道,我的心将干瘪,
像一只早折的病梨,
弃在路旁,烂在泥里,
然而它永远是一颗爱之心。

1981.1.31.



陪母亲喝茶

母亲把屎拉在裤裆上
我们都看到了
都装不知道
母亲以为我们不知道
继续陪我喝茶
看她的笑你很难想象她坐在一泡屎上
我和保姆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劝她现在洗澡去
她说她洗好了
我们像哄小孩一样哄她去洗
给她找各种必须去洗澡的理由
她死活不肯去
我给保姆使了个眼神
连哄带诓带胁迫两人齐手把她架进了厕所

2015.11.8.



我好难受

人老了活得质量太差
生活不会自理行走腿脚不便
理智时好时差
谈吐基本不清楚
偶尔说准了一句话
我会欣喜不已
我不是一位孝顺儿子
我只能陪陪老妈喝茶
陪她吃顿饭
晚饭后老妈一直车轱辘话要我今晚留下
在她客厅的长沙发上睡
她这句话说得倒是挺清醒
我还是没有满足老人的请求
我老了绝不能像老妈一样
我写不了诗画不了画爱不动女人
我一定安乐走人

2017.9.30



来陪母亲喝茶

她却在睡觉
嘴略张开
我想放颗什么东西到黑如深洞的母亲嘴里
那东西会一直向下坠
好久好久才听的一声回响

2017.10.1



那时候我认识冰峻了

八一年我写《爱之心》的时候
我也不知道什么是诗
我刚从文革思维里向外探出头来
并没有完全挣脱出来
七五七六年前我没读过什么真正叫诗的东西
七五年开始才读到禁书《志摩的诗》、《望舒草》和《死水》
给我提供禁书的那位池兄给我背《再别康桥》时我傻掉了

2017.101



同母亲交谈有如考古总在猜她的意思

母亲对我发各种声音
算是对我说话
我从她对我发出的声音里找出些零零碎碎的词
支离破碎
不能成句
我装出能听懂不想让她失望

2017.10.2

IMG_0064.JPG
画家、诗人四马。

四马绘画作品:
IMG_0065.JPG

IMG_0066.JPG

IMG_0067.JPG

IMG_0068.JPG

IMG_0069.JPG

IMG_0070.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