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39|回复: 0

《磨擦》(第44期)2019.2.1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2 10:36: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磨擦》(第44期)


开卷语


2019倒计时,写诗、画画、启良知。凭什么你是诗人、艺术家?凭什么诗人、艺术家几千年来一直受到人类的敬仰?因为你打动的是人类,代表的是这个时代。否则,你就是个说话分行或画图画的人。启良知,是你2019年最该干的事。


                           —-凡斯

                         2019.2.11.

IMG_0081.JPG

IMG_0082.JPG

IMG_0083.JPG
今天身体不适,紧急从上海回汕头,提前结束在上海猫冬的计划。诗行天下”2016626日从北京宋庄小堡广场出发,先完成了西北行。20168月折回内蒙古,91011三天,画家田流沙陪我和听月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的大圪洞山上野宿了三天。潮汕人爱喝功夫茶,我和田流沙都是潮汕人,特别是田流沙,一天没喝茶人就感觉怪怪的,我们每天都偷偷摸摸躲在山坑坑里生火烧茶,虽然山上荒无人烟。内蒙流行一句话:草原一冒烟,拘留十五天。

IMG_0084.JPG
诗人、画家凡斯。



凡斯诗集

《我本垃圾》(2



真不想老

老妈哭天抢地
邻居以为在杀猪
邻居肯定认为我们在虐待老人
就因为老人不洗澡

2017.10.2



在瓮坛中长大

我的人性还没苏醒
也可以说还没成形
在一种虚假语境中发育成高大上的怪胎
这些长绿毛的思想

2017.10.2



母亲好像有点小情绪

妈今天不起来喝茶
我怎么哄就是不起来
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
好像有点不高兴
我说我专门过来找你喝茶
那么大老远过来你还不快点起床
我问保姆老人怎么啦
保姆说没有呀
起来吃午饭后才躺下的
我对妈说你还不快起来
你不起来我自己喝茶去
她还是不起来

201710.3



那几张钱妈每天要掏出来给我好几回

我过去陪她喝茶
她每天都要掏出她那几张钱
一张二十元一张五块还有几张一块的钱
她要给我买吃的
她认为我没吃的

我说我不要
肚子不饿
待会要吃饭了
阿姐饭都做好了
我同妈说保姆都不说保姆叫阿姐

她怕我没东西吃
她认为她三个儿子里面我最没钱
这些都是她老人痴呆前这么认为的
她天天给我掏那几张钱
我说我不要钱
我到我妈家来还用到外头买吃的

她见我不拿钱
就求保姆去买
保姆不去她甚至对保姆大发脾气

2017.10.3



一个下午我没说话

白墙有驳落痕迹
黑沙发紧贴白墙
黑沙发的木头靠背上一瓶风油精在上头搁着
不是母亲在我后背说个不停
玻璃瓶会很安靜

201710.3



母亲要睡觉

我花很大努力才把母亲从床上劝起来
刚喝两杯茶她就说要去睡觉
我怎么劝也没用
她一天到晚昏昏沉沉就是睡觉
保姆说老人这样不好
我把她拐杖拿走
劝她再喝会茶
她颠微微站起来蹒跚了两步又退回来
她坐回椅子里
她快哭出来了
我要去睡觉

保姆把母亲的晚餐端出来说晚餐时间到让我劝她吃
我说你把这碗馄饨吃了就去睡
她说她不吃
她要睡觉
我说你吃完馄饨就让你去睡觉
她又站起来
往拐杖处挪去
保姆把母亲寢室门锁上
老人颠颠危危挪到寝室门口坐在门边的便椅上不说话

2017.10.7



母亲接近秃头

前头稀疏的银发
基本盖不住后脑勺的脑袋
我看她佝偻的背影就闪出《秃头歌女》四个字
我没法把我年轻美貌的母亲有两条齐腰长辫的母亲同现在的母亲重迭在一起

2017.10.8

IMG_0085.JPG
诗人、画家张猫

张猫:《这个世界不好  我们再造一个》

曾跟姑姑一起,去过一次佛堂

姑姑坟茔上的野草
又惺忪越过了几个寒冬
她的祷告,还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
血肉之躯早已融进土泥,然记忆
如刀,割开赤色的分野

那年小雪。 姑姑的两个儿子先后客死异乡
年关将至。父亲恐于痛楚的刀刃,最初
向姑姑隐瞒了事实
我随父亲回到老家。正月的鞭炮声震耳欲聋
到了半夜,才逐渐平息下来
姑姑的手在慌乱中叩开小镇的门锁
神龛上的香油灯彻夜未眠,在暗中
摇晃着一双哀怨的眼睛
她说,要赶在日出前
给两个挨千刀的儿子烧柱头香

清晨的小镇,街巷冷落。没有人散步
也没有人,在等待黎明
我们穿过几条青石路,沿着干瘦的河床
又走了几里,窥见一座极其简陋的庙
的侧影。寒风吹过神秘的深树
发出低语,仿佛在说:带我回家!带我回家!

四野阒然。看见佛像,心一紧
庙中拮据的能量,把跪拜的人
扔在了无名碑之外
姑姑打开囊中的香火,开始逐一点燃
然后,长跪不起
无法叙述的虔诚,让我成了后来提问者中
最忧愁的那一个
我看见寺庙的残壁轰然倒塌,殿内渦状的钟声与梵音被撕得粉碎

就像这三十年的雪,生前只下了一半
只下在,她沉默的这端
如果她再往前跑出几步,或许
就能把一生甩在身后
因为麻木,无法带来身体的痛感
这也就可以解释
为何一阵风,开不出药方和病历

那长长的石刻香炉,一盏盏,一簇簇
有的灭,有的燃
将尚且完整的火苗交付给了空旷

仿佛有另一个早到的黄昏
云低低地烧着,炉子上的水烧得滚烫
姑姑在另一个房间。她的身子微微向前倾
洗过的头发滴着水,她闭上眼睛
像水滴一样,洞悉了自己



  

春天,太甜了
我想到苦
苦刺花、苦藤花、苦马菜
它们抱着,干净的雨水
苦得无拘无束
清苦,爬上舌尖
苦得荡气回肠
当某种苦与苦相遇
苦惊呆了
这人间四月
竟然还有,比我们还要苦的
你看那轮苦月亮
正照着,田里雪白的梨花
簌簌落下



微小的逃脱

站在厨房中央
我知道
盐罐放在哪里
酱油还剩多少
冰箱里很安静的时候
绿笋不会停止生长
一根嫩芽从洋葱里爬出来
伸个懒腰
我相信
某种存在
正与我发生确切的关系
不太遥远的,曾经
结过一个
小而坚硬的果实



告密者

云反对天
你反对树木
在狭长的岸上
你也曾反对默默流淌的河水
反对垂直的夜
反对变小的星星
反对鹅黄色的杯子
雨水陪你受苦
黑夜深处藏着告密者的嘴脸
噢!上帝保佑能喝碗热汤
阳光咬住它们的眼睛
通过消失,我盛满仁慈
从此戒掉自己



这个世界不好 我们再造一个

我看见
自己的身体
形状曲折
无序的忧伤
排列成行
白天沉睡
夜晚苏醒
我嘲笑她的荒芜
骂她、蔑视她
而她只是沉默
弯腰将我抱在怀里
这个世界不好,我们再造一个



   

我用水养绿萝和石头
绿萝往高处长,朝四周蔓延
那不透明的绿告诉我
自由的、初始的、有序的事物
总是向上,摸不出形状
而这些石头,却拼命
往小里长,朝卑微里长
它们静静地,躺在我的跟前
似乎早已经忘记
自己的故乡

IMG_0086.JPG
诗人义植

义植:《我不要幸福,我只要和你在一起》


试问

我在你的字里行间行尸走肉
当你不再爱我

太完美的相爱容易破碎,我想让
相爱变得坚强

终于迎来下一个春天
还是一个相同的春天么
他已经不再那里
我全身湿透,
尤其眼睛和心

试问谁的情感是圆满的呢?
他最后这样去问我一个朋友

2019.2.3.



唯一的诗

太思念一个人
枕头里塞满了他的名字
他趁我睡着
从枕头里掏出他的名字
播撒在我的梦中
昨晚我做了一夜的美梦
一首诗悬挂在天上
以缤纷的花和绿色的藤蔓
在空中闪亮
我在白天沉默如黑色
翻开地理书,读到地质构造
写着心得时
我看见一个人在我读着的书里
他是我的美梦
是我这辈子唯一的诗

2019.1.30.



2019的梦想

我想有一间屋子
装下一个梦
我想有个男人
让我在幸福中忧伤
充满希望和力量,并为他写诗



我不要幸福,我只要和你在一起

这是一句情话
正如
我不要家,我只要有你的感觉

2019.2.9.

IMG_0023.JPG
画家朱乙夫。



朱乙夫绘画作品:
IMG_0088.JPG

IMG_0089.JPG

IMG_0090.JPG

IMG_0091.JPG

IMG_0092.JPG

IMG_0093.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