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4|回复: 0

薪火(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4 18:40: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薪火(组)

文/占东海(沙漠的杨)

@15年10月9日

桔子把糖份攥紧,枝丫不再茂密
鸟鸣从蒲叶上弹出,追赶马头墙
天空,睁大眼晴喘气的部分
灰质,布满血丝
让一些酸的阳光贴着矮墙蹲下
他们没有说累,你不许放弃对他的感知

岳父同落叶一样躺着,四肢抓紧床
不动。可能恐床在他弥留之际
掺入妄念。翻身。床一辈子被压
这刻正揪住他喉咙

适时无法估算
只在心里默念满百满千时
用餐巾纸沾上温开水
沿着他张开不闭的唇沿喂食
我把纱窗推开
让蚂蚱和蛉虫的呻吟
让新鲜的空气或月光
侧身而入
夜被几声鸟鸣声追逐得急促
向着阳光迎面跑去


@10月10日

一夜未眠,轮班
倒床即眠。腿抽筋不止
或暗示悲伤将来

哭声不断,惊醒
拐腿,踮起脚尖进入悲痛

最后的气息在跪地那刻戛然而止
一只眼睁着,一只眼早在化疗中瞑目
口张大,似疼痛叫不出来
一切准备好的台词都手足无措
一条狗在厅堂乱窜

天黑前收起泪,向亲朋报丧
或预订冰棺

@10月11日

在出殡入木棺前几夜
都是村人守夜
上下半夜各四位
可以打麻将,打扑克
吐一地甘蔗皮和瓜子壳
还可以抽不用他们化钱的烟

只要在烟雾缭绕下
嬴的人记得换香给岳父拜三下

@10月12

1,
雾三十米不见人
一些坚涩的稻谷还守着零点之后
冷穿过露珠炫耀晶莹。爆竹的胆怯和懦弱
发自内心,外表的亢奋
如愤怒的小鸟,撕碎禁锢,天空,世俗
颤抖,蜷缩着的音质
沐浴在凄美的暮秋之霭中

2,
预知,每桌一条鲑鱼倾诉悲伤
70条赤裸着鳞甲坦诚是不够的

3,
270斤的猪成了陪聊的主菜
杀猪的刀锈卷刃了,三刀没蹭亮刀尖
猪没有挣扎,只哼了几声
只在接近息气那会把血卡在血管里
没吐出来

好肥的猪,滚圆
浇遍五次开水
刨毛刀拽着毛依然露出痛苦表情

杀猪匠用二小时才把猪开膛
又用二小时把大小肠翻出来
洗手后端着一碗煮熟毛血大吃
我差点呕出来

@10月13


半亩地被埂腰斩,辣椒和甘蔗隔埂相望
几支蒲叶持剑闲逛
鸟粪,鸟叫必须平均分配
谁也不能逾越一丝一毫各自底线

当邻居和亲朋提篮摘下辣椒和扳走甘蔗时
他们必须先踩倒蒲叶

悲伤若放任些,就站在井沿啜泣吧!
久枯的井会揭开盖子俯首接受临幸

@10月14

一,犯冲

冲辰龙
我属龙,妻属蛇(小龙)
我远在合肥上初中未空赶来的儿子也属龙

我和妻逢入殓,出棺,下葬必回避
妻对着马头墙哭
“爸!您怎么放不下我们一家
偏偏却让我们一家犯冲……”

二,买水

该来的亲戚都来了
大舅哥捧着岳父的遗像前走
岳母由两人搀扶着
我们紧随
风吹孝服
吹不走白色的悲伤

至水源,洒钱买水
全体人
站哪,就在哪下跪,磕头
有没有石头硌,自己知道

三,入殓

《父亲》的音乐
循环播放
我和妻又一次
被马头墙的白陷入
那么小的一堵墙
悲伤却没游上岸

四,陪睡

最后一夜
三个舅哥,姐夫和我
挨着岳父的棺材搭铺躺下
那一夜,我没做梦
睡得很香
他们就无从知道了

@10月15日


响炮炸开零点后的天空
亲戚陆续赶来
摆开宴席
也摆开了我们的悲伤


棺材出门时,我和妻又要回避


队伍浩浩荡荡绕着毛坂上转了一圈
过邻家门前,我们这些血亲
就给人下跪,一挂鞭炮
呈上毛巾一包香烟
借道
大道上,人和车都得回避


山脚下
女眷们须忍住悲伤
脱下与孝有关的物件
先于我们回家


山顶。好开阔的视野
野菊吹响黄喇叭
野柿点亮黄灯笼
斑竹脚挨着脚,围成圈观看或欢迎


“好高大的房子”
我赶紧堆上几锹土

一人多高的大理石碑,无比威严
大舅哥自写
找人刻好的打油诗特别显目


一捆稻草扎成的龙
烧了几个小时
才在灰烬中
躺下安祥的身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