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57|回复: 1

风诗选(1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30 09: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webwxgetmsgimg.jpg
风诗选(10首)


风:中国首位一字诗名的前卫诗人艺术家,少年时代在武汉介入地下先锋诗歌运动并开始创办民间独立诗刊,中国大陆早期诗歌行为艺术作品实施人,中国民间诗歌典藏大型系列工程《江湖》行动者,著有《灵魂枪》《零汉语》等诗集。身份多重,兼为先锋小说作者,自由画家,独立批评人,跨界设计师,现闲居湖北江苏两地。






性的偏锋


阁楼上的洛丽塔
白色的处女身
还没有象窗外的无花果
那样裂开
夏天的蝉
知了知了的
这是午后
楼下空无一人
两个小孩光溜溜地
睡在地板上
互相笑看对方
洛丽塔的小肥手
快如闪电
轻轻弹了弹
小男孩胯下的
暗哑的小肉铃铛






原色客栈


在去原色客栈前
看过客栈的夜色影像
一排排圆形拱窗
至下而上灯火辉煌
我们也是夜晚去的
光影的盛景比照片更炫目
客栈依山而建
进前门出后门
延山坡拾级而上
是一层露天平台
有长桌木椅
诗人围坐乘凉闲聊
边喝桶装黑啤
边听歌手吉他弹唱
丹霞山的夏夜
竟然没有一只蚊子
我们的身上
不知落满了灯光
还是月影,或者是星星






空着


天空太白,空着
如果来一些蓝色,就不空了

街无人,空着
如果来一些风,就不空了

房子无人,空着
如果我走进去,就不空了

还是感觉有些空,我空了
她下班回来,我就不空了

仍然感觉有些空,我们空了
如果口袋里银子更多些,就不空了

总是觉得有些地方空,如果我知道
是哪个地方空着,不一定就不空了






后窗


空房子里
有一张空床
有扳掉木地板的
准木地面
有漆皮斑驳的
木头窗框
吞下了
一片树林
几片云朵
一条架着桥的
肮脏的河流
一到夜晚
这些景物
又被黑暗吞掉
黎明时重新吐出
这些安静的景物
喂饱了后窗
留给我
肉体的饥饿






波浪
——从武大珞珈山后的东湖边走过


每次我从大学山上下来的时候
波浪都无缘无故地平静下来

我经过湖岸的时候
我并不知道波浪曾经在前面喧哗

其实我并没有注意到湖
也没有注意到波浪

我沿着湖边向人群走去
人群象波浪一样在前面涌动

我沿着湖边向前走的时候
青草象波浪一样被凤推动

沿途的众树指引着马路向前
真正的波浪是内在的

我一直不停地走向人群
也一直不停地离开人群

我回到大学山的时候
天已经黑下来了
波浪在我身后停止了呼吸






从来,我都是旅者


在我用过的旅行器中
飞行,仿佛静止不动地穿过了时间虫洞
列车,象倒退着回到终站
而坐船,才是真正向前的

我有过多次坐船穿越长江的旅程
寂寞的时间煎熬了年少的雄气
波浪上的飞鸟,远岸的众山,并不可知
也没有激起我有限的诗意

只有在南京下关,或上海十六浦码头
我才恢复了一匹马的情绪

我曾经幻想背着大包骑车去拉萨,这可能也不是难事
至今最艰难的,是如何走近自己,到达自我
从这个虚幻的我,到达另一个明亮的我

少年时,诗歌这条轨道曾经把我带得很远
写满诗歌的白纸叠成飞机一程接一程接力也会飞得很远
但最远的,还是纯真的旧时光,再也到达不了了






自楼而下:意识流


7楼住着一帮乡下女人
阴天下雨天也晒被子
平常晒大把的尿布

6楼住着一对丁克男女
安静得象没有人一样

5楼的老女人生了一个小女人
小女人又生了一个小女孩

4楼的这个老家伙躺在棺材一样大的床上
生前他待在小小的子宫里
死后他会待在更大的骨灰盒里

3楼住着三代男人
老男人脸面阴沉
老青年若无其事
小孩儿每次上楼梯学狼嚎

2楼是一个老太婆
每天买汰烧

1楼是一个单身女人
花园里寂寞开着男人花

1楼到7
所有人在楼梯上碰见都不说话
他们都是熟悉的陌生人






一列废弃的旧火车可以做什么


我总是想起
我看到的那一列火车
那列行进在夜间轨道的火车
它已经开了几十年了
铁轨已经被拆除
地上升起了无数高楼大厦
这列无用的火车
一定躺在每个地方
一列废弃的火车
可以做什么呢
可以从这个车厢
走到那个车箱
也可以在车箱里撒尿
或者手淫
如果有一个女人
当然可以在车厢里做爱
或者躲到车厢下面躲猫猫
一列废弃的火车
最终会被拆散
送到各个地方
也许你后来坐上的
某辆公共汽车上
就有这列火车身上的铁






鲜艳少女们的时代


我们已失去了最好的诗人时代
那时候,鲜艳的少女们
都躺在诗人们的怀里
在这之前,鲜艳的少女们
都躺在不知道为谁打仗的
丘八大兵怀里
躺在有三十八块八毛八工资的
工人老大粗的怀里
躺在家里有玉米高粱饼的
农民大哥怀里
当诗人还没有享受够
鲜艳少女们的时候
少女们已经离开了他们
一个诗人的时代结束
鲜艳的少女们
一个个躺在钱多人不傻的
土豪暴发户怀里
现在,鲜艳的少女们
躺在社会主义富二代怀里
躺在无产阶级官二代怀里
躺在共产主义贪官怀里
鲜艳的少女们
对可伶的诗人们不屑一顾
诗人已成了神经病的代名
只有在微信群里
靠对女诗人撩骚
惨淡地过日子






每一朵海浪都是你


一个诗人战士
在中国的巴士底狱死去
他自称没有敌人
愿意以身殉道
让敌人把自由还给人民
但他的敌人
也就是人民的敌人
不这样想
他们恐惧又一个林昭诞生
恐惧他的墓地
成为人民的朝圣地
每年的这一天
人民从全国各地汹涌而来
祭奠一个为自由而战的灵魂
他们不想第二次把墓地
用铁丝网囚起
在他的墓地架起
高高的摄像头
于是,诗人的遗骸
被撒入大海
整个大海
成了诗人的墓地
整个天空
成了诗人的墓碑
整个大地的残山剩水
成了诗人的墓志铭
诗人魂归大海
每一朵海浪都是你








[编辑:哑柳]
来自群组: 无界诗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