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35|回复: 1

万思君:欢迎来到庇护所(2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3 20: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888.jpg

万思君:欢迎来到庇护所(20首)



万思君,1994年生,女,云南昆明人。




致辞纲要


欢迎来到庇护所
这里绝对安全

没有椅子没有桌子
你所需要的一切都没有
除了走火的艺术器官
和忧郁的热带水果

海鸥生于
不知是几月的西半球
众星驰放
没有凝固的蜡像
反侵占自然失效
鹿角 雪松 高寒的
列宁格勒
少许百慕大鲸血
成为氛调

欢迎来到庇护所
你是作恶的魁首?还是伪善的斗士

请无需落款你的缺席
请务必欢声但不要笑场






夏天用来打盹儿  也用来亲吻
蝴蝶在我脸上扇动翅膀
毫无预示地
拿走了它不需要的东西

在惊愕中,我给你写信
说一些没有发生的事
内容大体上,我是不记得的
好像是说:
“不要用湿漉漉的手说话,
也不要用情人的袖口擦嘴。”
还有“打点你的花园,
但千万不要修路。”

突然,我可以复述一遍信的内容
美是不觉得羞愧即使强度过后
也承认
女人和尊严无关
任何人都和一些必要的品质无关
尊严就是尊严
女人就是女人
爱情使人倦怠
没有完成
并且你已经脱离我了。




大地


大地坚实的怀抱
这种坚硬让人生疼
响指让第三盏灯熄灭
也让玻璃瓶倒下了
路面窄到无法通行
而只要是带水的地理现象
全部倒挂在天上
这是我最常看到的

多余的树枝被砍下来
拖曳在地上
看!又是大地




回家


环抱云海型的空洞
涌出北纬23度群青的呼吸
将星宿月光扎染成
胎记
包裹膝踝
蛐蛐袖布谷裙
长虫铁峰湾
西南夷丫头 美人卧
跋山的敝履 涉水疾走
回家
当霞火连成一片
家宅就有了屋顶




一次尝试


没有不开心
夜晚遮蔽惊恐
显然,一个梦境降临

康定斯基开心
有人在暗中演绎
光影的延迟
声音颗粒

布罗茨基开心
终于故土没有国界
白色深渊处
安顿激情

大致可以开心
一次失败的尝试
没有开始之前
停止




蒸汽雅痞的旅行


记叙一次显著的时空跳跃
驶向地平线的腹中
罗盘失灵
心室的鲸鱼吐纳希伯来语
灯火也许琉璃
是星体倾覆的金属熔液
比风更快比风更快
光斑
如果行走在例外
奇妙的分寸
奥伊米亚康的极寒以及
卢特沙漠的炙热
恐惧已被好奇取代



彩色堆里的油


死寂的圆形剧场
作为错落堆叠的瓦
和倒淌的河
在抢走少女身影的余像前
干瘪
你手中握着中世纪的罂粟
在大地的胸膛上席地而坐
描绘末路的狂喜
没有时间玩耍




证词


我坦言我承认
不坦言不承认
很清楚很明白
不清楚不明白
艺术家的青睐
放弃臃肿的商品分类
用以理解紧张的人类互动
反面造句和即刻负重
正在发生
未来,也
在微波炉里目睹现场




厨子


方形的怪力
拖曳手腿下沉的姿势
在失趣调度的盐碗中
番茄脱水
除了大袋脑球
脊和脊髓还是那么干薄
有了这几口米饭
和虫吃狗咬的菜叶
生命就可以延续




蓝色男孩


冬末初春的馈赠
是蓝色男孩
和我一样
克莱因的小调
峡湾 冰川 海岸线
穿着睡裤去远足
走过甜甜圈铺的砖
“我为你而来”

跟随我
去紫色的沙丘中迷路
用光和盐调制的星辰燃火
点亮男孩的眼烛
在异域的空旷里仰头
也留驻灯火琉璃的城邦
泛灵的音乐协奏宇宙和弦
我们提足奔跑

我于是看到男孩的蓝色
以及蓝色的永恒




传话


意念将我的颧骨高立
寒风使我的双腿颤抖

散场的车辆折射可怖的噪音
过度监视 饱和 毁损
这是时代的标签
来和我被日常语境除名

代我向:
抗复杂度过敏人类中的人类
没有不被观看的需要
亟需废除抓耳挠腮的
密集图像
这有些新的“秩序”可供继承
蓝削减绿退让红的无可奉告




散步


肿胀的手指划开火机
淤血处生疼
讲武堂外一墙之隔
好似太平盛世
何故浸淫世纪风
的调戏
趔趄无意造成骨折
只深深深处不断开合
日照滋生了浓雾散去
同标签上的字迹蒸发
拐角处的钥匙铺
还是暗哑的涂装
几十年  不脏
电钻使天崩地裂
生产症候群
此刻除了亟需药膏
还有一些别的什么




数字


睡个长达3世纪的午觉
1/2张妆糊了的脸
草丛里有5000cc的幽默
等待6盎司光年外的异教徒
杀死
只有作者知道什么是
1个文学
厕所的2扇窗户
投出7条有色骰子
见证10幂级次小便
数不清的针脚包裹冬日
的涩抖
或许还有上100个盒子
如今化作甜甜圈
不知所踪




力量


我相信太阳的光辉
丝毫不差的笼罩着大地
我也不惧怕黑夜
如果杀戮如期而至
我们是英雄
愿你我的名字在时代里并列
谓当剧盛之时
缺无恰好是一剂重拳

海潮漫过目力企及的
地平线
巨浪也因你之命澎拜
清逸的头发在风暴里狂舞
一个脱臼的游戏
已经无法阻止少年
硕美的手臂




肋骨


唯有你遥远的到达
带来了爱与美的神谕

你拾起了
盘踞在时代灰烬中
一根赤白干净的骨头
那是我

你缄默低语
执灯盏将我引入光明

在温暖无垠的心怀里
我得到了永生




祈祷


祈求怜悯啊
对你战兢的恶仆
旷野里寸步难行
冗长的悲苦来自无形的仇敌
这些肺腑骨骼 凭你收去
我所要夸口的是
枯干的手 残缺的颓壁
主啊
大幕拉开你并不是垂眸在此
你道成肉身
主啊
我用悲小的生命向你呼出
我迈步
岂是我独自行走呢?
你所施慈爱
岂是我能测透呢?
当你的爱如烈火炼金
我也必不惧怕




零件


崩坏又一棘手常识
爪牙肚腹 枝脉
春意竟也不会来到
是吗而是
保持清醒的边角料
挤兑着
称为宏伟的回声之骨




又又


于是没有生活
(才怪)
你行走躺卧 站立
互成角度的置换
抖擞出一些即兴的呐喊
你稳固的存疑和不安的局促
又在重构的山眉上飞
再用凉白开点蘸
(裤裆)
把语料洗成无效
牙齿掉进裸露的山洞
而外
向上侧目
并没有向内的红绿舌
显示出一种痉挛般的镇定




答谢


彼得堡郊外的晚上
冠冕橄榄枝的缪斯
也许还有指抚竖琴的奥菲
跳跃着穿过废墟 炮艇 城郊
很难看出这平常中的诡秘和激情
忽明忽暗的幕布爵士乐 精巧的字母
我和小板凳都生根了噢亲爱的布罗茨基
可不只是礼物啊!






他没有一杯牛奶一杯白水的接着喝了
杳晦的天逼着他忘了关灯
油黄色的灯
他感到是某种海水正在落下

泥还没结块就被清洗了
因此他可以暂时不喝别的

抬着脖子希望雨事可以时常发生










[编辑:哑柳]


来自群组: 无界诗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